ひとみ✿

已經是高中狗的小透明寫手一隻w
《名偵探柯南》快新/all新/新蘭/探平
工藤新一是世界珍寶
《彈丸論破》狛日/神日/all日
創廚枝推
《合奏明星》Knight推 泉總和北斗是天使♡
山下智久帥炸天
逆cp是轟天雷點,但基本上會自行迴避~
歡迎搭訕交流(#)多多指教☆



明日も平和な一日になれますように

如何将人物写得更立体?

感覺好像很厲害……!

一个奶味儿的嗝儿:

●觉得很有用,便搬运过来
●问题摘自知乎,答案摘自谢熊猫君
●作者:Chuck Palahniuk
●全文 http://litreactor.com/essays/chuck-palahniuk/nuts-and-bolts-%E2%80%9Cthought%E2%80%9D-verbs


从现在开始,在接下来最少半年内,你不可以使用“思想动词”。
思想动词包括:想,知道,理解,意识到,相信,想要,记住,想象,渴望等等等等你喜欢用的动词。
思想动词还包括:爱和恨。
还有些无趣的动词,比如“是”和“有”,也要尽量避免。



在接下来的半年内,你不可以写出这样的句子
李雷想知道韩梅梅是否愿意晚上和他出去约会。
你必须写这样的句子
这是一个早上,李雷错过了昨晚的最后一班列车,所以只能支付了高昂的打车钱回家。回家后他发现韩梅梅在装睡,因为韩梅梅从来不曾睡得这么安静过。以往,韩梅梅只会把自己的那杯咖啡放进微波炉里加热,这一天,两个人的咖啡都加热好了。
你的角色不可以“知道”事情,你必须把细节展现给读者看,让读者自己“知道”到这些事情。
你的角色不可以“想要”一件东西,你必须把这件东西描述给读者听,让读者自己“想要”这件东西。



你不可以写
李雷知道韩梅梅喜欢他。
你要这样写
课间的时候,韩梅梅总是会紧紧地靠在李雷经常打开的储物柜上。她单脚站着,另一只脚的高跟鞋则顶在储物柜的门上,留下一个高跟鞋底的印记,也留下她的香味。这样当李雷来使用储物柜的时候,密码锁上就会有她的体温和香味。到了下一个课间的时候,韩梅梅又会靠在那里。
也就是说, 你在描写人物的时候不可以走捷径,只能描写感官细节——动作、气味、味道、声音和触觉。



通常来说,写作的人把“思想动词”用在段落开始,先用这些思想动词陈述了段落的骨架,然后再来描绘。例如:
凯特知道她这次赶不及了。车辆从远方的桥那边就开始堵塞,挡住了八九个公路出口;她的手机电池用尽了;家里的狗还没有人带出去溜,这下肯定要把家里弄得一团糟;她之前还答应了邻居帮忙给花浇水……
你看,开头那一句“知道”把后面的那么多描述都给剧透了。不要这样写,如果你真的想写“知道”,那你可以把这句话放到段落的最后面,或者干脆改写成
凯特这次肯定是赶不及了。

思考是抽象的,知道和相信是无形的。你只需要用有形的动作和细节来描述你的角色,然后让读者来“思考”和“知道”,你的故事写出来就更好了。
爱与恨也是。
不要直接告诉读者
露西讨厌吉姆。
你应该像个法庭上的律师一样,一个细节一个细节的讲,把“讨厌”的证据一个一个列出来。
早上点名的时候,老师刚念完吉姆的名字,在吉姆刚要答到的时候,露西轻声的说了句‘呆逼’。

刚开始写作的人常犯的一个错误就是把他们写作的人物孤立起来。作者可能在写作的时候是一个人,读者在读书的时候可能是一个人,但是你笔下的人物只可以在很少的时候是一个人的,因为一个被孤立的人物会开始“思想”。
马克开始担心这趟出门会花太久的时间。
更生动的写法是这样的
公车时间表说车12点的时候回来,马克看了下表,已经11点57了。这条路一路看到头,都没有公车的影子。司机肯定是在很多站之外的地方偷懒停车睡午觉呢。司机在会周公,马克却会因此而迟到。当然这还不是最糟糕的,司机可能还喝了点小酒,最后载着马克开着开着就撞了……
一个被孤立的人物会进入想象和回忆中,但是即使这样,你也不可以用”思想动词“。



而且,你也不可以用”忘记“和”记得“。你不可以写
莉莉还记得吉姆是怎样给她梳头的。
要写成
大二那年,吉姆会用自己的手温柔的给莉莉梳理长发。
不能走捷径,要写细节。当然,尽量不要让人物孤立,让人物互动起来,让他们的动作和语言和展现他们的思想,你作为作者不要去干预你的人物想什么。




另外,在你努力避免使用“思想动词”的时候,尽量减少“是”和“有”这样单调的动词。
不要写
“安的眼睛是蓝色的”或者“安有蓝色的眼睛”。
要写成
安轻咳了一下,用左手轻轻的拂过脸庞,把烟从她蓝色的眼睛旁边拍散,然后她微笑着说……
尽量少用“是”和“有”,试着把这些细节掩藏在人物的动作后面。这样,你就是在展现你的故事,而不是简单的说故事。




你如果真的按我说的在写作时候给自己这些约束,你一开始会很讨厌我,但是过了半年之后,你就可以不再纠结这些约束了,到时你就习惯了这样的写作方法。

Say Goodbye

910工藤日賀文,新一柯南主場。

→→參考BGM:バーローで魔法鏡

==========================

「這樣…真的好嗎?」
眉目清秀的少年看向手中紅白兩色的膠囊,語氣中帶了點猶豫。
「新一哥哥消失太久了,也該回來啦。」
面前和少年同樣容貌的幼童只是聳聳肩,手中有著和他相同的藥丸。
「可是這樣你就…!」
少年猛地抬頭,望向和自己無限相似的男孩,掌心的膠囊險些被他顫抖著的手捏破。
「本來就是這樣啊。」男孩有些寂寞卻又釋然,眼底寫著不捨和留戀。

我們就像鏡子的表裡兩側,必定只有一個人能被映照出來。

就算以後映在鏡中的不再是我。
—但我可以在另一側看著你啊。

這就夠了。

「…對不起—」有些嘶啞的嗓音,少年低下頭。
「…所以說,沒關係的—」男孩笑了,笑得天真無邪。連最亮的夜星都相形失色。

「「—因為我無法不當我自己。」」

「…謝謝你。」少年也笑了,他誠懇地看著眼前瘦弱卻堅強的孩子。
「…真的謝謝你。」
「好啦,該回家了。」男孩最後一次擁抱少年。


隨著膠囊被兩人吞下,細幼稚嫩的小小身軀像是流星,在短暫的光芒中消逝而去。

「這些日子辛苦了…再見,江戶川柯南。」
「…歡迎回來,工藤新一。」

既然有人喜歡,那就留著提醒我自己吧w

「呃……日向君。」
「怎麼了?」
「我說,你的車速——」
「果然還是太快了嗎?抱歉。這裡速限一百公里,那我稍微減速——」
「不不不現在我們身後有一大群等不及轟掉我們的車還不包括之後可能出現的警察在這種極限狀態下你跟我談速限???預備學科不至於連把油門踩到底都不會吧?!」

————————————————————

在上課時想到的,沒有邏輯的小腦洞,午休時間偷偷打出來ww
大概是特務paro吧,在高速公路上極限狂飆的兩人。
奉公守法的特務創世界可愛(?
好想寫東西受不了了但是沒時間……而且再不發洩一下我覺得我的負能量都要爆炸了233

如果我哪天抖M傾向突然爆發再來考慮擴寫這玩意。

*得到的回應比想像中多太多了……!謝謝!那我就別刪了吧2333

深夜六十分---7

關鍵字:醉酒
CP:狛日
車。很久之前的。
一發上來就被蔽屏,連泉總的盛世美顏都擋不住(?
然而我怎麼可能輕易認輸呢☆
大家走網址吧,第一次用這個不太上手希望沒接錯w

https://m.weibo.cn/6091190630/4147923421821732

鏈接補上了~

狛日《Altair and Vega》

▶七夕賀文兼 @阿居和瞳 生賀,生日快樂(笑
▷一如既往地瞎寫,OOC OOC OOC 大預警
▶應該是未來機關paro(?),日向忙著到處出差剷除絕望殘黨,狛枝留在賈巴沃克島負責其他工作。
▷糖+緊急剎車=我的風格,大家請多指教(靠
生日的那位,車的部分要嘛你自己腦補,要嘛小窗再說(?

——————我是有良心的產糖寫手——————

『——所以說,日向君那天能不能回來一趟?』
『……抱歉,狛枝……我還不確定什麼時候有空……但是只要任務告一個段落就會馬上回去!』

狛枝看著手機螢幕上對方傳來的訊息,眉頭輕皺。他覺得耳邊彷彿能聽到對方帶著歉意的聲音響起,而腦中浮現他困擾的苦笑。
不想和自己的手機螢幕過不去;也不想對自己身在遠方的忙碌戀人埋怨什麼,他只是打了一段自己平常會說的話,按下送出。

『預備學科也變得受人信賴了嘛,那你就好好加油吧,小心別扯大家後腿。』
『是是,晚安了。』

退出了通訊軟體的畫面,狛枝隨手把手機往沙發上一扔就躺倒在一旁。
心中像是被人硬生生撬開一樣空虛。
——因為日向創已經離開這個島很久了。

繼承了神座出流才能的他,未來機關當然是十分重用。不僅智商,武力值更是高得無法置信。因此日向一天到晚聽上頭的指示幫忙支援,可能是指揮作戰或是親自上陣,但不論哪種都代表他會離開賈巴沃克島。
——也代表他會離開自己身邊。

狛枝自認依賴性不強,幸與不幸的交織輪迴把他變成了一個不要求太多的人。
反正不管是對自己好的人抑或是待自己差的人總有一天都可能離開自己身邊,與其在這之上給予寄託,不如相信一些不會改變的事物。
希望便是一例。

但是他漸漸發現自己在不知不覺間對日向創放了太多感情。他不由自主在意著對方的話語、行動、神情——有關日向創的一切。

太過在意了,才會做出和他交往這種不像自己作風的事。

「……明明只是個預備學科。」

是啊,明明是個連現在擁有的才能都是人工製造出來的預備學科。自己不是應該像對待所有預備科的學生一樣一視同仁地對他不屑一顧嗎?

但是日向創的存在對他而言像是一顆投進水裡的石子,激起水面陣陣漣漪;自己的心緒就是那潭清水,原本平靜無波而後被擾得水波蕩漾。

狛枝清楚知道自己所擁有的才能特質並不允許他對一個人那樣上心。但是日向創的毫無特色中藏有一種無以名狀的吸引力,讓自己不自覺地相信這個人不會輕易從自己身邊消失。

——但說到底,不過是自己一廂情願如此認為吧。

運氣的造化弄人他早已經歷太多,要是下一秒發生地震讓房子塌掉大概也是不無可能。
但如果日向出了事,他知道自己沒辦法苦笑著說「哎呀,真是太不幸了」,然後繼續過著那坐雲霄飛車般起起伏伏的可笑日子。

對「超高校級的幸運」來說,愛上一個人是多麼不幸。

再次拿起手機時,螢幕上的訊息提示燈已不再閃爍,看來對方是真的已經離線。狛枝百無聊賴地翻看起手機裡的程式,看了一輪後手指還是按下了日曆。他盯著上頭被特別標注出的日期。

——還有五天……嗎?

七海說過的那些字句在腦內漸漸組合成形,像是播放錄音一樣清楚迴響起來。

「聽說幾天後是中國的七夕情人節呢。雖然日本也有這個節日,不過故事的版本不太一樣唷。」
「據說以前天庭有一對恩愛的情侶——牛郎和織女——因為太過相愛而荒廢了自己的職責,天上的主宰一怒之下把他們分隔在遙遠的兩地,還讓他們只能靠著喜鵲搭起的橋一年見一次面。因為這段愛情故事過於淒美的緣故,中國人把他們相會的那天——陰曆七月七號——定為七夕情人節。」
「……雖然我對情人節沒什麼興趣,但不知為何就是想告訴狛枝君這件事呢。我想大概是日向君跟狛枝君現在的狀況讓我聯想到的吧。」

當時他並沒有多想,只是笑著對七海說「真不愧是七海同學,非常博學多聞呢。」然後就回到了工作崗位上處理事務。

現在回想起那段對話狛枝只覺得十分諷刺。

在神話故事中,那對戀人因為不務正業而被迫分離。
——他和日向卻是因為工作繁忙而見不到彼此。

#

盛夏的夜晚悶熱無比,夜空中是難得一見的星光閃爍。
日向躺在床上,手中握著手機,亮著的螢幕上是和狛枝的聊天畫面。
他當然知道對方要求的日期是一個特別的日子,但讓他驚訝的是狛枝竟然會特地要他在七夕回去。

——是狛枝想念自己了嗎?

日向用力搖搖頭,像是要把剛剛一閃而過的荒唐想法甩出腦袋。要是讓狛枝知道的話,肯定又會說「日向君未免太看得起自己了吧」之類的話。

盯著對方發出的文字,他若有所思地敲打起鍵盤。

『……抱歉,狛枝……我還不確定什麼時候有空……但是只要任務告一個段落我就會馬上回去!』

——這樣和狛枝開玩笑的話,他一定會生氣。
想像著對方看到這句話時眉頭皺起的樣子,唇角就止不住上勾。
那是一個略帶苦味的笑容,但又混合著些許惡作劇似的愉悅。

——還有五天……嗎?

起身走向書桌,日向拿起筆和桌曆,在五天後的欄位上畫了一個大大的星號。

「偶爾這樣任性一次……應該能被原諒吧?」

夜風吹起,從無數光年外穿越而來的碎光一閃一爍映照在眼底,看起來竟格外使人移不開目光。

#

才一進門,狛枝的吻便鋪天蓋地落下。日向在接連不斷的吻中發現幾天前的自己天真得可怕。好不容易拉拉扯扯進了臥室,對方的手就開始不安分地往身上到處摸,甚至作勢要直接扯開襯衫上頭的鈕扣。

「喂、喂!你等一下啊!」
「不要,我不等。我已經有八個月又五天四小時二十一分三十一秒沒碰到日向君了。」
「啊、……還算上秒的嗎?!」
「在日向君嘮嘮叨叨的時候又過五秒了。」
「唔啊……就說等一下了——!」

對方急切的動作讓日向覺得又好氣又好笑。鑑於是自己故意在七夕這天忽然出現,有錯在先,他也不好推開狛枝;況且那人的聲音和神情中滿溢著對自己的想念和擔心。日向抬起手輕輕摸著那頭依然蓬鬆的淺櫻色髮絲,像是安撫一個孩子一樣開口。

「——我回來了,狛枝。」
「……我很高興你回來了,但是現在有更重要的事該做吧?日向君居然還沒進入狀況……你不會讀空氣的嗎?」

狛枝有些不滿地用早已伸進對方襯衫下的手輕捏一把敏感的腰間,然後繞著他的腰壞心眼地撫摸。另一隻手慢慢上攀至胸前繞著乳暈打轉,同時靠近日向羞得緋紅的耳邊用低啞的嗓音輕語。

「是不是太久沒做變得遲鈍了?看來日向君這段時間都沒有自己來……?」
「你在說什麼……嗚、啊……」

其實並沒有變得遲鈍。身體的記憶比什麼都要叫人驚訝,狛枝的手指明明有些微冷,卻像是沾了催情劑一樣,觸及之處全都挑起通了電流般無比熟悉的酥麻感。積蓄已久的愛意和慾望一口氣燃起,日向索性主動把剩下的幾顆鈕扣解開,仰起頭去和對方接吻。
當他被狛枝吻得七葷八素時只能朦朧地想著——
——這大概又是個漫漫長夜。

#

「日向君這次可以待多久?」
「大概……一星期左右?未來機關難得放了我幾天假,要好好把握才行。」
「……是嗎……原本還想著可以和日向君做到滿足為止的……。」
「你把別人的休假當什麼了啊喂。」

夜深人靜的賈巴沃克島上能清楚聽見海浪拍上金黃沙灘的沙沙聲響,被帶鹹味的海風吹進室內,搖籃曲似地讓人感到安心而放鬆。熱帶小島上的夏季彷彿永遠不會結束。
——但是日向創會離開。

「放心,不會有事的。」
或許是察覺到狛枝戲謔話語背後隱藏著的哀傷失落,日向輕鬆地笑著開口,然後望向窗外滿天星斗。

一大片墨藍中鑲嵌著明亮星辰。朝著東方望去,天琴座安穩靜謐地散發光芒。作為夏季大三角中亮度最高的織女星,像是期盼著見到愛人一般依舊閃著璀璨的光。
星座和星名他當然如數家珍至有些無聊的地步,但此時星星對他的意義不再平凡。

「吶……日向君知道七夕的故事吧?」
「嗯,怎麼了?」
「……沒什麼,我只是問問而已。」
日向沒有回頭,仍然看著星空。
狛枝順著他的視線望去。

堅定不移的星座。
Lyra、Summer Triangle。*
織女星、牛郎星、天津四。

平靜的清澈聲音在房內迴盪。

「和你一樣,我也是會害怕的啊……害怕著哪一天再也見不到你。」
日向保持著平穩的聲線緩緩說著。
「織女和牛郎對一年一次會面的等待或許也是這種感覺吧。——懷抱著期待,卻又恐懼哪天再也見不到彼此。」
「見面的時間太少,而枯等的時間太長。」

狛枝正開口想說些什麼,日向卻突然轉過頭微笑著望進他的眼睛。清茶色和血紅色的眼瞳同時和濁灰對上。赤紅眸子中的漠然還是冰冷得使人發顫,另一邊的眼中卻是純粹的溫柔堅毅。

「可是有時候,我覺得等待也沒什麼不好。」
「——因為等得越久,見到的時候就越覺得高興啊。」

狛枝凝視著日向,而後明白了自己如此在意他的理由。

當日向那樣認真地望著自己時,在他的眼底找不到任何一絲謊言或虛假。
取而代之的只有毫無條件的堅定。

不論是絕望還是希望,全都是未來。
——在某處聽過的、與此同等的堅定。

「哈哈……明明只是個預備學科,真是狂妄。」

狛枝把對方摟進懷裡。
——或許等待也沒有那麼煎熬了。

在透進屋內的微弱星光下,兩人相擁而眠。

END.

———————————————————————

Lyra——天琴座。
Summer Triangle——夏季大三角。

我只會緊急剎車!!!(靠

如果有人覺得日向最後說的話很眼熟,那我會很開心。
自認這篇文裡頭有不少心境描寫,但是不管怎麼寫都擔心沒有抓到感覺……雖然人生來不理解他人,但還是會不自量力地想去了解呢。這大概就是犯賤的概念?(只有你
一開始是照著自己的貧瘠知識寫的,寫著寫著突然發現似乎有bug……大家不要在意?(#
寫了這篇之後發現越來越想寫跟星星有關的故事,看來得要好好增加自己的天文學識了XD身為群裡少數產糖的寫手,好孤單啊ww

還有阿居生日快樂w如果明年六月十九號我們都還在彈丸坑裡......我也想要一篇生賀。(靠

最後三次元單身狗在此願大家早日脫單,七夕愉快w

*補充:最後日向說的話是名柯裡的角色毛利蘭在劇情中提過的話,想了想還是來說一下似乎比較好……?

深夜六十分---6

關鍵詞:平行世界

BGM&世界觀參考:【腦漿炸裂少女】

這是個狛枝和日向在平行世界又被捲進亂七八糟遊戲的故事。沒錯我選平行世界寫就是為了「想看這個設定的狛日」這麼爛的理由。
沒有超高校級頭銜,但狛枝有幸運技能,日向仍是普通人。牽涉到腦炸少女的小說內容。
超高校級的沒頭沒尾(?
不能接受的人,現在離開還來得及(靠
 
      —————Ready?Go☆—————

陰暗的、毫無生氣的、放學後的學校。
沒有燈光的走廊上足音迴盪,微弱的月光從玻璃窗灑進,光和影在地上勾勒出窗框的輪廓。

日向創聽著自己的心跳聲踏著凌亂不一的節奏,明明是初夏卻覺得全身發冷。顫抖不已的手指幾乎握不住槍,他極力撇開視線,不去看那些倒在地面上的屍體和一灘灘血跡。鐵鏽味在空氣中瀰漫,不禁讓人懷疑起曼珠沙華是否也有同樣的味道。

——死亡的氣味。

他向右一拐進了一間教室,強迫有些無力的手臂舉起武器指著等候他的人。

「果然沒讓我失望呢,日向君。」
狛枝偏頭笑得從容,翹著腿坐在課桌上,右手把玩著槍枝。
走廊透進的微弱光源讓他本就不健康的膚色看來更加蒼白,光線照不到的地方像是藏有無數魑魅魍魎,隨時會撲向兩人。
忍耐著闇影給人帶來的窒息感,日向深呼吸試著保持冷靜開口。

「……是你幹的吧,狛枝。」

走廊上的屍體影像歷歷在目,那些都是他們昔日的夥伴。
——也是一起參加這場遊戲的受害者。

「是你把剩下的人全都解決掉的吧?」

那人抿成一線的薄唇輕啟,一字一句吐出日向早已料到但又不願相信的事實。

「……沒錯,正確答案。」
「射穿了所有人的腦袋的人就是我。真不愧是日向君,關鍵時刻還是很可靠的嘛。」
「那麼就剩最後一個步驟了。」

看著狛枝把槍口移動向前額,日向感到像是全身的血液被抽光似的暈眩感直擊後腦。他跟著瞄準對方的槍,聲線顫抖不已。

「不要動!否則我會朝你的手……!」
「很有日向君風格的做法呢,但是沒用的。」

明明是已經看慣了的笑容,日向此時卻只感到源源不絕的恐懼湧上。

「要是破壞了我的武器,到時候日向君就得做選擇了。」
「——要犧牲自己,或是殺了我。」

狛枝頓了頓,再開口時語氣中多了幾分諷刺。

「嘛,我明明可以自己一個人結束這一切的,但是想到日向君會完全被蒙在鼓裡,就有點不忍心呢。所以還是把你叫來了。」
「——畢竟,日向君救過我。」

狛枝從外套的左邊口袋中摸出了一項物品丟向日向,後者慌忙接住一看。
是遊戲一開始時借給狛枝做登錄的手機。

「如果那時候日向君沒有幫我的話,我大概早就出局了呢。所以我用我這渺小如蜉蝣的性命去回報日向君也是很合理的吧?」
「我這個人也就只有運氣比較好一點,所以很輕鬆就把所有人都打倒了。能夠報答日向君的恩情真是太好了。」

日向覺得他幾乎要跟不上對方的思考邏輯,只能在狛枝的話與話間勉強擠出問句。

「所以你做這些事只是為了……讓我成為最後活下來的那個人……?」
「就是這樣。」

狛枝漫不經心地點著頭。
「自從我知道『能活下來的只有一個人』之後,我就決定要這樣做了喔。」
平鋪直敘的聲音忽地往下壓得低沉。

「不過我想,我可能喜歡日向君吧。」
「……咦?」

對方離開了原本坐著的桌子,朝日向走去。日向忍不住後退,一直舉著槍的手因痠疼而開始晃動。

「日向君是知道的吧,這把雷射槍只要射中前額葉,就會讓那個人失去自我。」
「我這種人不管怎麼樣都沒關係,就算以後都只能聽日向君的命令行事也無所謂。」
「比起我,日向君更值得擁有自我活下去。」

「那也不是你做這種事的理由啊!」

聽見日向激動的話語,狛枝冷哼一聲,露出一抹戲謔的笑。

「反正百年後的此時,大家都死掉了嘛。」

在日向來得及反應前,狛枝就一腿掃向他的膝蓋。一個平衡不穩,他跌向地面,槍枝掉落時發出清脆的金屬撞擊聲。

「對不起,用了卑鄙的方法。如果可以重新轉世的話,還想遇到日向君呢。」

扣在扳機上的食指輕輕一壓。

日向眼睜睜看著狛枝在自己面前倒下,一陣強風從敞開的窗戶灌入,窗簾和衣擺翻飛著,像是跳著狂亂的舞姿。

「反正百年後的此時,大家都死掉了嘛…嗎?」
日向低著頭喃喃自語,然後無法抑制地想笑。

窗外月亮給人越來越靠近的錯覺,光暈在夜空中渲染開來。

寂靜無聲的校園裡,徒留鮮紅花朵絢爛綻放。

————————————————————————

其實我想表達的是
日向也自殺了。(靠

狛日《課後輔導》

原本是群裡的深夜六十分,關鍵詞是補習。但是那時手機壞了整個被吃掉……所以重寫w
連我自己都不懂我在搞什麼,當初好像只是想看被學生調戲的日向2333(#

學生枝x教師創

OOC,可以接受請往下走

————————————————————————

紅筆筆尖在紙上滑過,一筆一劃寫著端正清晰的批改文字。一本又一本的作業簿被攤開又闔上,在日向創的手邊疊成一座小塔。好不容易告一個段落,他放下筆伸展手臂,又摘下眼鏡按了按自己的眉心。

教職員辦公室裡只剩他一人。微弱的風吹過窗簾帶來的聲響當然蓋不住從門外走廊那頭緩緩接近的腳步聲。

日向做了個深呼吸,開始默念。

「愛的教育是很重要的愛的教育是很重要的愛的教育是很重要的……」

「抱歉打擾了……日向老師?您在自言自語什麼呢?」

門被拉開的聲音比預期還要早響起,隨後熟悉的少年聲線喊著自己的名字。日向嚇得一震,又馬上掩飾自己的驚慌,保持著平時的溫和開口。

「是狛枝吧,過來這裡吧。」

看著眼前的少年一臉無辜的走向自己,日向只覺得頭疼。

狛枝凪斗,明明是個很聰明的學生,但從自己這學期開始擔任他的地理教師後,他在這門科目上就沒有及格過。這讓日向創非常苦惱。他不明白原因究竟是自己的教學經驗不足,還是對方存心找自己麻煩。

所以當他抽出狛枝這星期第四張滿江紅的小考考卷準備幫他做些輔導時也只能好聲好氣地告訴對方。

「要是有什麼問題的話,隨時都可以來問我。上課的時候遇到不懂的地方也都可以舉手發問,要是我有什麼說得不夠明白的部分,就直接告訴我。你不是個資質不好的學生,只要願意學習一定能考得更好。」

日向指指考卷上錯誤的題目,開口詢問。

「有什麼是需要我再詳細說一次的嗎?」

狛枝卻只是用無辜的眼神望著他說。

「日向老師,您可以把全部的題目都再講解一嗎?」

「你全都不懂?」

「嗯……。」

看著學生一臉低落點著頭的樣子,日向也不忍心拒絕。但是他心裡有預感接下來會發生什麼。

修長的手指緩緩移動,日向唸出第一道選擇題的題目敘述。

「請問斯堪地那維亞半島屬於歐洲的——」

「北歐。」

「……那麼,有冰火島之稱的是下列——」

「冰島。」

「………。那希臘位在南歐三個半島裡的哪——」

「巴爾幹半島。」

——這不是全都會做嗎!

日向壓下差點脫口而出的怒吼,深吸一口氣後嚴肅地看著對方濁灰色的眼瞳。

「狛枝,這些題目你明明都知道要如何作答,為什麼要刻意考差讓我把你留下來課後補習呢?」

日向自認是個溫柔的教師,平常是不對學生發脾氣的。不管遇到多嚴重的問題,只要能夠好好溝通,就絕不處罰或責罵。但是這不代表他會讓學生任性地為所欲為。

但是眼前的少年說出的話讓他覺得自己的三觀被徹底顛覆。

「啊,老師對不起。一不小心就下意識回答了。」

少年的眼睛笑得瞇起,像是一隻狡黠的貓。

「因為我想多跟日向老師相處啊。想要多聽日向老師的聲音,多看著日向老師的臉。」

「……狛枝,這是什麼意思?」

「意思就是——我喜歡日向老師喔。不是仰慕的那種喜歡,是戀人之間的那種。」

「……哈啊?」

狛枝的唇角勾起,燦笑著對日向說。

「與其做那些我已經全都會了的題目,還不如把時間用來看著在講台上監考的日向老師呢。」

日向語塞。他不知道該如何處理這種狀況。

一個學生突然告訴你他喜歡你,而且還無所不用其極地想要和你相處。這種小說裡才會出現的情節在現實上演的時候除了荒謬之外日向實在是沒有其他想法。

但是教學還是要做的。

他清了清喉嚨,稍微嚴厲地向狛枝說。

「總之,如果你不願意好好寫我出的考卷,我只能處罰你抄課本上的內容了。」

「……罰寫的話,我現在就可以做唷?」

日向挑起眉,他沒想到狛枝會這麼爽快地答應。不過配合一點總是好的。於是他在辦公桌上清出一個位置給對方,拿出一份新的試卷。

「只要你願意好好寫這份考卷,就沒有罰抄的必要了。我會幫你把平時成績改回來的。」

瞥見狛枝站在原地,完全沒有要移動的跡象,日向有些疑惑。尤其是少年的視線還牢牢盯著自己剛把襯衫袖子挽起的手臂。

不等日向發問,狛枝就伸出手拉過他的臂膀。

「吶,日向老師,手借我一下好嗎?」

「——你要做什麼?!」

狛枝圈著手腕猛力扯過日向的手臂,接著把自己的唇虔誠地貼上對方的手臂內側。他並不只是淺淺的親吻,唇輕輕吮著的同時靈活的舌頭甚至舔起日向極少接觸日曬的敏感皮膚。被唾液沾染過的地方蔓延出一道道晶瑩的軌跡,似乎不是毫無章法的舔吻。

日向又羞又怒。狛枝的力氣比想像中要大得多。雖不至於掙脫不開,但又擔心如果強行推開對方的話可能會讓學生受傷。矛盾的悖德感和著從觸覺神經傳來的刺激都太過衝擊,他被逼得只能用自由的右手朝辦公桌用力拍下,大吼出眼前不知天高地厚的少年名諱。

「狛枝凪斗!現在就給我停下!」

「嗯?可是叫我罰抄內容的不是日向老師嗎?」

鬆開了日向的手,狛枝一臉無辜地歪頭說著。

「我剛剛就是在好好地罰寫呀——在日向老師充滿希望的手上。」

輕勾著的唇盛滿了計謀得逞的志得意滿,他靠近日向開口。

「如果是日向老師的要求,不管要罰寫多少次……我都非常樂意喔?」

於是日向忍無可忍地把狛枝丟到了輔導室讓主任七海好好與他溝通溝通。

——這樣應該能讓他安分一陣子了吧。

可惜事與願違。

隔天下午日向又在辦公室門口看見了笑得天真無邪的狛枝。七海打著哈欠站在一旁。

「狛枝君說只要能讓日向老師以後放學都幫他特別教學,他就願意反省並改正他的行為。所以就交給日向君了。……你們要好好相處喔。」

七海丟下這句話就又揉著眼睛離開了,徒留他和狛枝一人在門口一人在位置上遙遙相望。

「——那麼日向老師,我今天應該罰寫些什麼呢?」

看著一臉興奮的狛枝,日向突然開始懷疑起自己是否選錯了一生的職業。

END.

接下來還要寫出七夕賀文兼某人生賀(癱
我可以不去新生訓練嗎(靠

哈哈哈哈這大概就是我wwwwww(靠

袁滚滚:

做了一个完整版,在此致敬所有为爱发电的文手们


你们都是小天使!!!!


当然我也是( ੭ ˙ᗜ˙ )੭


(转载抱图随意)

深夜六十分---5

關鍵字:冷冷的吻、老地方

CP:狛日

很久沒有寫刀了,寫一下虐虐自己。
跟動畫有點關係,但是很多bug不要在意x
當大家看到這篇文的時候,我正在產下一篇作業。
祝我好運w

————————————————————————

日向創不確定自己睡了多久。
但從身體的痠痛程度來看,少說也睡了幾個小時。

—早知道就不該趴在桌子上休息。

他轉動了下僵硬的肩頸,收拾起辦公桌上散亂的文件資料,仰頭灌下已經冷掉的半杯咖啡。原本該有的濃醇焦香入了口只剩苦澀,彷彿能毀壞舌上的味蕾。
日向望向窗外,橘紅色的夕陽正要隱沒在由山峰勾勒出的邊際線下,而象徵夜晚的墨藍色蠢蠢欲動。

—時間差不多了……吧。

單手拎起外套披在身上,他快步走出獨屬自己的那間辦公室。穿過幾乎沒有色彩的廊道時看見日向的研究人員都向他點頭致意,日向也向他們輕輕頷首。
沒有人過問日向創的目的地。

他們都知道在這個時間點,日向只會去一個老地方。

輸入密碼後,厚重的門緩緩向兩側滑開。日向深深吸了口氣,然後踏進門內。

「新世界程序主控室」

幾個月前日向和他的同伴們都還躺在眼前散發著綠色光芒的艙體中。最先醒來的日向肩負了喚醒大家的任務。
於是一個又一個,昔日的好友從無盡的修學旅行中回到現實世界。當玻璃罩掀開的那一刻,他們握住日向伸出的手,眼中有迷惑也有希望。

沉睡的人越來越少,現在就只剩一個。

日向站在唯一一個亮著的艙體旁,看著裡頭有著棉花糖般蓬鬆柔軟髮絲的人。
對方臉上的表情毫無波動,彷彿下一秒就會揉著眼睛坐起,抱怨預備學科擾人清夢。

但是日向創連一句「預備學科」都沒等到。

「……知道嗎?你睡太久了。連未來機關都要嫌你礙事了。」
「明明是個本科生卻這麼貪睡,還敢罵我預備學科笨手笨腳。」
「再拖下去西園寺恐怕要來扭斷你的關節了。」
「等你醒來之後我絕對會往你臉上揍一拳喔,給我做好心理準備。」

講著講著連日向自己都有點好笑,說到底還不是給自己找麻煩。
要不是他當初答應操作程序的工作由自己來做,未來機關恐怕早就在商量是否要放棄狛枝。
他知道他在進行一場豪賭,賭狛枝醒來的奇蹟發生率有多高。

但是想起那個人為了希望那麼執著的樣子,不管多低的機率都得試。他沒辦法丟下他一個人在深不見底的絕望裡載浮載沉。
日向創的感性壓過了神座出流的理性。

日向盯著對方抿成一線的唇,彎身隔著玻璃罩輕吻。
散發螢綠色冷光的玻璃罩只傳來陣陣冰冷。日向本就不暖的唇瓣這下更加失去溫度。

——拜託你,快點醒來。
——看著我,就算你眼中只能看到神座出流。

直起身,日向的唇勾出一個淺淺的弧度。

就這樣離開感覺是少了什麼。
於是他在儀器運作的聲音中呢喃。

「——晚安,狛枝。明天見。」

END.

(沒有後續,不要打我)

深夜六十分---4

CP:狛日
關鍵字:起床氣

就是個無腦的小段子,超級垃圾。

群裡好久沒有作業了我覺得我白嫖白得有點過頭2333(你
————————————————————————
日向創是77期生心中的完美青年,要身高有身高,要顏值也有顏值,況且個性溫和有禮,待人和氣。
狛枝凪斗雖然腦子有點神經,但長了一張帥臉,平常臉上都掛著人畜無害的笑容,不太發脾氣。

但是他們同居的冬日早晨通常是這樣開始的。

「煌めいて~♪耀いて~♪」
狛枝從被窩中伸出一隻手,粗魯地按下了貪睡鬧鈴的按鈕,然後又安然入眠。
「煌めいて~♪耀いて~♪」
五分鐘後鬧鈴再次響起,狛枝重複了一樣的動作。

鬧鈴響起。
按掉。
鬧鈴響起。
按掉。
鬧鈴響起。
按掉。

當鬧鈴響起第七次時,日向終於聽到了鈴聲。
他睜開惺忪的睡眼,迷迷糊糊地抓起鬧鐘,然後驟然清醒。

「狛枝!!你這傢伙到底按了幾次貪睡模式啊!!居然都這個時候了!」

被鬧鐘砸中頭部的狛枝有些不滿地瞪向枕邊人。

「大早上的不要大吼大叫行不行啊……前預備學科的起床氣真的是……」
「你是不是忘記你的起床氣比我還嚴重?好了快給我起來啊!上班要遲到了!」
「不要,我還要睡。」

日向的焦急,狛枝把棉被拉高過頭繼續睡。
日向一把拉開被子,接觸到冷空氣的狛枝打了個寒顫,整個人縮成一團。

「你想被十神罵我可不奉陪,趕快起床了!」

「日向君吵死了。」

伸出的機械手抓住日向的睡衣衣領,狛枝猛地使力往下拉,對著那雙還打算碎念的唇吻上。
冰冷的金屬和在口中四處肆虐的舌頭都讓日向顫抖不已。一吻結束,他的呼吸失去節奏。

「這樣就能住嘴了吧。」
狛枝滿意地躺回溫暖的被窩裡,留下日向站在床邊滿臉通紅。
他抓過自己的枕頭就往狛枝臉上用力拍打。

「混帳!給我起床————!」
「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