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向創

ひとみ/瞳,演繹期間暫時改變ID和頭像

沉迷學習的高中狗小寫手一隻w
《名偵探柯南》快新/all新/新蘭/探平
工藤新一是世界珍寶
《彈丸論破》狛日/神日/all日
創廚枝推
逆cp是轟天雷點,但基本上會自行迴避
歡迎搭訕交流,多多指教



明日も平和な日であることを願っています

狛日《同業競爭?不,今晚我們只調情。》

▶給我最稱職最棒的安慰大隊宣傳部 @妖の言 !對不起我拖了這麼久……都不敢說是生賀了……(。)但是隊長還是愛你的(?
▷調酒師兼客人枝x調酒師創,架空,設定十分不嚴謹,大寫OOC。言我們就圖個好像很帥氣的感覺就好……?(不存在的
▶抱歉我又拿酒精來唬弄人了(?)調酒的含義最後會補充說明,結尾附贈破壞所有文藝氣氛的小後續。(#

————————————————————————

昏黃中散發微微暖意的燈光配上自懷舊的黑膠唱片中流瀉而出的爵士樂,異國女歌手的渾厚魅惑嗓音為氣氛增添幾分神秘。琥珀色的、透明的、靛藍色的,各式看上去優雅中帶著禁忌感的玻璃瓶罐被細心羅列在吧檯內厚重的木製櫥櫃中,每一只酒瓶都各有華麗的外型,裡頭的酒液在淡金色燈具的照射下閃爍虹彩一般絢麗奪目的光芒。

靈巧的手擦拭著高腳酒杯,迅速但不馬虎的動作十分嫻熟,平凡的玻璃轉瞬變得像是寶石水晶一般璀璨透亮。日向創把酒杯和拭布放在漆黑冰冷的石質檯面一角,就著明亮清潔的平面上頭微弱的反光整理了下儀容。此時已是午夜,一般酒吧中應該還是高朋滿座的,但是這間小店客人並不是很多,大部分會上門的也都是熟客或認識的人。日向學生時期的友人左右田便是一例,偶而會在周五夜晚上門一邊喝酒一邊和身為調酒師的日向閒聊近況。雖然生意說不上好,這樣悠閒的生活倒也不讓人討厭。

但是最近這間小小的酒吧多了一位令人在意的客人。

牆上時鐘的分針沉默地移動,接著熟悉的一切像是早已安排好的一般發生。沉甸甸的木門被推開,漆黑的夜從門縫中一絲一縷飄進,隨即又被店裡暖黃的燈光撲散。微鏽鈴鐺的響聲有些悶悶的。叮噹聲停止後,站在門前的人面帶微笑,從容不迫走向日向所在的吧檯。

全套象徵嚴謹的黑西裝,襯衫領口的扣子卻沒有扣上,領帶也沒有繫緊,外頭套著一件有階梯狀下擺的深綠色風衣外套。看上去就是剛結束工作的樣子,整個人散發一種慵懶放鬆的感覺。

拜過去一週經驗所賜,日向甚至不需要看手錶就知道現在時間是午夜十二點半。他拿出了標準的營業微笑招呼那人。

「今天也是一樣嗎?」

「是,麻煩了。」

似是對於自己的問題感到驚喜,對方也回以一個淡淡的笑容。吧檯上吊燈的金黃色燈光灑落,他的微笑弧度便像是盛滿了淺金色的光。滿溢的光與影描繪出臉部和五官的輪廓,一頭櫻白色的、有些長的髮紮成馬尾,上頭籠著一層金塵。

日向不得不承認面前的男人有一張帥氣的臉,但是這無法解釋那個人總是在相同的時間光顧;坐在相同的位置;點相同的酒的理由。

——一如既往的Black velvet。

照著早已嫻熟於心的酒譜開始俐落動作,心緒卻是斬不斷的疑惑。黑啤酒和香檳依完美比例同時倒進高腳杯裡,黑褐色的夜空中有香檳金的星屑浮浮沉沉。漸層的美。

他謹慎地把酒杯推向對方面前,看著那人托起玻璃杯對著燈光端詳,隨後輕啜一口。

「……非常棒。真不愧是專業的調酒師啊。」

「您不嫌棄真是太好了。」

忐忑不安地堵在胸口的呼吸終於回歸順暢,日向點頭致意後背過身整理器具,卻感覺對方的視線牢牢釘在他身上。

這不是男人第一次這樣做,事實上每一次上門那人都會仔細打量自己。雖然不是明目張膽的對視,也足夠加深日向的疑問了。難道是服儀不整嗎?白色襯衫鈕扣扣得嚴嚴實實,下擺也有好好紮進黑色西褲裡,背心外套和才剛調整過的領帶更不可能是問題。

累積一星期的大哉問越想越不能理解,日向心一橫,決定直接開口詢問。他回過身去靠近吧檯,小心翼翼發問。

「那個……請問我身上有什麼不對的地方嗎?」

日向指指自己,一臉苦笑。對方的表情似乎也僵住幾秒,但很快便找回原本從容的神情。

「果然我的視線讓日向君不舒服了嗎?真是抱歉,像我這樣不懂顧慮別人的垃圾只會給人添麻煩呢。」
「您不用那麼在意……呃、為什麼會知道我的名字?」

男人輕笑著點點自己的左胸前,日向這才想起名牌的存在。「擅自用日向君來稱呼了。其實盯著日向君看也沒什麼原因——」他話鋒一轉,聲線驟然壓低,手肘撐在桌面上傾身向前,緩緩道出日向意料之外的話語。

「只是因為,日向君的長相和身材是我喜歡的類型。」

見日向怔住,對方又若無其事地伸手指向日向的領口。

「而且,像你這樣襯衫扣子扣到最上面一顆的調酒師在酒吧很少見哦。」

一時之間還在驚嚇狀態的日向也不知道該作何反應,於是他有些僵硬地轉移話題。

「這樣啊……今、今天的第二杯也和之前一樣就好嗎?」
「嗯……今天給我長島冰茶吧。」
「好的,請稍等。」

日向有些意外。平常都點Martini的人竟然會對加有可樂的長島冰茶有興趣?不過也不干自己的事就是了。他再次著手開始預備調製調酒,卻聽見吧檯的高腳椅移動的聲音,接著那男人就走進吧檯裡來了。

「咦、不好意思這裡您不能進來——」

「——抱歉,借用一下。」

對方不由分說打斷日向的話,硬是擠開人站到流理台前。他挽起襯衫袖子,毫不猶豫地挑出所需的酒。琴酒、伏特加、龍舌蘭,還有白橙皮酒和檸檬汁。男人迅速量出需要的份量,俐落地倒進雪克杯裡再放入冰塊搖勻。標準而且不失華麗感的動作讓日向看得目瞪口呆。酒液輕盈地落入杯中,再從上方倒入可樂稍加攪拌,最後放上檸檬片。一杯堪稱完美的Long island ice tea被小心翼翼端到日向身旁的檯面上。

「這杯就當是我送給日向君的吧。」

對方笑著擺擺手,又逕自回到位置上。他抽出幾張紙鈔壓在玻璃杯下,拿起掛著的外套就離開了。日向甚至來不及向他點頭致謝或是道別,那人便隱沒在門外的夜色裡。他伸手去拿對方墊在杯子下的錢,發現一張象牙白色的厚紙卡夾在紙鈔中。那是一張名片。

「狛枝凪斗……唔—調酒師?!」

沒想到是同行。

得知這驚人的事實後日向近似於發呆地盯著那杯茶色的調酒。長島冰茶正是因為它沒有使用紅茶卻能呈現出漂亮的茶褐色得名,而吧檯上對方調製的那杯酒的確有著無可挑剔的色澤。抱著混有好奇和不服輸的競爭心理,日向謹慎地拿起酒杯啜飲一口。

然後他握緊杯頸垂下頭,另一隻手掩住自己漲得通紅的臉。

「……可惡……!」

竟然連味道都是無可挑剔。雖然裡面放了不少烈酒,入喉時卻意外順口,連受過專業訓練的日向都自嘆不如。不過滿臉通紅的原因並不僅止於此。待他想起這款調酒背後的暗示*後更是有些害怕起再次見到對方的時候來臨。

日向創,今年24歲,第一次感覺客人的存在在各種意義上都對自己充滿威脅性。

End.

*因為長島冰茶的酒精濃度很高,容易喝醉但又不易警覺,是著名的失身酒,所以據說男方在酒吧點長島冰茶送給對象,有「我想帶你回家」的意思。((

雖然感覺我很懂,但其實都是查資料查來的ww(。)

還是祝言天天都像過生日一樣快樂!然後我要開始還點文債了2333

——————並沒有什麼意義的後續——————

「喔——居然還是同行啊。」

「嗯……。」

狛枝凪斗後腳才剛踏出店門不久,左右田前腳就踏進店裡來了。他看著日向奇怪的樣子開口關心,日向也一五一十地把剛剛發生的事都告訴了他。幾杯酒入腹,左右田臉上也浮現紅暈,他看見日向還是死盯著那杯罪惡的長島冰茶,便晃著手中的酒杯用微醺的語氣開口。

「怎麼,日向你該不會是在考慮他吧?沒想到你……不過老實說我剛剛看那傢伙長得還挺不錯的,你要是真的喜歡的話,接受好像也不虧啊?」

「……左右田,你喝多了。」

這已經超越了「我把你當朋友,你卻只想睡我」的問題,雖然如今日向無法分析究竟是左右田想睡他比較可怕,還是狛枝想睡他比較可怕。

所以,好樣的左右田。我把你當朋友,你卻他媽想讓別人睡我。
日向看著繼續喝酒動作的左右田,默默考慮起友盡的可能性。

百fo感謝,點文佔tag抱歉

沒想到我這種更文速度和質量也能有百粉……真的非常感謝大家……!(感動哭)要是我的文可以稍稍娛樂到讀者們那就最好啦!謝謝一直以來的支持❤(ӦvӦ。)

所以就來個點文吧~本人是只會寫狛日的渣渣所以點文也就以狛日為主了ww但是因為快新來追蹤我的粉絲們也可以點文沒關係的!(雖然我覺得可能沒有啦)我除了逆cp之外幾乎沒有雷點,只有不擅長的題材(。)所以請不要大意地來點吧!不管是誰都可以!我需要寫文的動力!
然而……這裡是學業繁忙的學生,可能沒辦法很快地完成……還請各位見諒(土下座

還有不厭其煩地來說說,非常歡迎評論!雖然我的lof提醒常常出問題,但還是好想和大家聊天……真的可以來找我玩喔沒問題的XD

那麼,再次感謝各位了。

*補充:等到點文結束後就會撤下tag,希望不會造成困擾……!

草餅群百人賀

在緩慢行進著的電車裡,穿著厚重冬衣的人們身體隨著車廂的律動左右搖晃,你坐在座椅上用手撐著頭,黑色圍巾取下來平擺在腿上,雙目平靜而百無聊賴地望著車窗外。橘紅色的、圓滾滾的夕陽正慢慢隱沒在遙遠的地平線那端,周遭的天空染上一片絢麗的霓彩,美得虛幻。

不知怎地,看見那樣的景色,你莫名想起你的目的地——以及你接下來要去見的人。

果然只要提到他,第一個浮現腦中的總是對方頭上那撮指標性的呆毛,那樣神奇的髮型早已被身邊的人吐槽了無數次。

但是不管怎麼說,他可是你的戀人啊,無論他有什麼樣特殊的地方,對你來說都應當是惹人喜愛的才是;更進一步地說,他身上一定有吸引你去喜歡的、充滿希望的特點。

——那麼,到底是什麼使自己喜歡上他的呢?

反正也是打發無聊的乘車時間,你開始思考起這個你幾乎沒細想過的問題。

雖然現在你和他都有了工作,但你還是記得他學生時代的身份——預備學科。平凡、沒有才能、毫無希望。每日汲汲營營但和希望的距離依舊遙遠,最終選擇了出賣自己的腦袋和身體換取成為希望的機會。固執而且近乎瘋狂。這倒是和你有些相似,但是你認為這件事不能歸類在優點的部分。

難不成是長相?稍顯稚氣未脫的娃娃臉、微微上揚的眼尾、深琥珀色和赤紅色的眼瞳。外表英氣中帶點可愛,非常耐看,但似乎稱不上是驚為天人的帥氣。

綜合前言,他就只是個稍微長得好看一些、有著異於常人執著的預備學科。

電車慢慢前駛,你的思緒還在原地打轉。越來越弄不明白他到底是哪裡吸引著你,當然,你並不是在質疑自己對他的愛。

再重新來一次吧。試著跳脫被偏見限制的框架,你重新開始在腦中列舉出他的優點。

閉上眼睛,浮現腦中的是他的笑容。

上揚的嘴角弧度盛滿陽光的溫暖氣息,真摯的眼神裡彷彿看得見萬千星辰閃爍,看見他的笑總使你忍不住跟著微笑。聲音也非常好聽,清澈明亮又不刺耳,他說的每一句話都宛若能夠直擊人心。

在你的認知裡,他是擅長照顧人的。或許偶爾看上去有些彆扭,但是他的動作和言語無一不顯示著他的溫柔。

他有弱點,但是他不會放任自己被那些弱點擊倒,而是堅強地面對。他用這樣的堅強帶領大家走向未來。

他可靠、堅毅、善良。
他是可愛的。
他——

仔細思考起來,才發現你貧瘠的言語能力已經快要不足以形容他的好了。一邊走出收票口,一邊慢慢整理著一口氣如泉湧出的有關他的種種,一直到搭上手扶梯你都還無法從毛線球一般的思緒中抽離。

「啊,在這裡!」

聽見熟悉的聲音,你抬頭望去,果然看見他站在電扶梯旁。夕陽早就西落,冬天的夜晚寒風刺骨,冷得叫人發顫。他一看見你,就抽出了原本放在大衣口袋裡的手,放在唇邊呼了幾口熱氣後握住你冰涼的手。源源不斷的暖意在手心和手心間傳遞,從簡單的牽手轉為十指緊扣,他笑著看向你。

「這樣就不冷了吧?」

在你眼中,那個笑容使天上的星群相形失色。

你突然覺得剛剛在電車上胡思亂想許久的自己簡直蠢得不行。

緊緊回扣住他溫熱的手,再用一個同等的笑容回覆他。

你們笑著交談,走進了冬夜的細雪裡。

——————————————————————

一開始是想寫狛日沒錯,後來覺得讓大家把自己代入和日向君約會好像更好(?)所以請不要客氣,盡情腦補吧ww(喂

恭喜草餅群一百人啦!當初我進群的時候還不到二十個人的XDD我也可以算是元老級人物了……?(並不是

現在想想,突然好想擁抱當初那個鼓起勇氣按下加群請求的自己啊。

老實說在兩個月前,我的精神和心理狀態都不是很好x要是那時沒有加入草餅群的話,說不定我就不可能像現在這樣開心的笑,催糧的同時也努力的為大家產糧了呢。在群裡待了兩個月,幾乎把大家當成我的精神支柱了XDD

不管是和大家一起搞事、連麥還是日創(#),每一分每一秒我都打從心底覺得開心。雖然我常常被坑被騙還到處犯蠢(?),還是很珍惜和大家相處的時光2333

……喜歡大家,喜歡日向君!一想到我們這些原本可能一輩子也不會碰上的人是因為日向君而聯繫在一起,就又更喜歡日向君了!我覺得我這種亂七八糟的文筆根本描述不出他所有的好……www

當然也要感謝紅豆豆辛苦地擔任群主管理和辦活動XD期待紅豆豆的車~(靠

那麼就這樣,希望以後也可以和大家一直開開心心地花式日創wwwww(誤

给新人文手的一点建议

我、我想我大概得當一輩子新人23333(望第一條
記住了,努力寫吧。

西红柿精:

0转载请注明出处,谢谢,给你沙司吃。


 


1 凡没有累计5w字完结作品的,都是新人文手。哪怕你已经写了50w,但分别属于500个坑掉的文,那你也是新人。

2 你之所以会弃坑,就是因为你知道你要写,但是不知道写什么。等你把你脑洞的东西都写完鸡血都用光又硬挤了三千字后,来,弃坑吧。

3 论大纲的重要性,至少让你知道要写什么,还有什么可写,接下来是什么,还能让你明晰文的结构。千万不要以为你小学、初中、高中的语文课都是废的。

4论大纲的重要性2,不得不承认,人把要做的事情分条列出的时候,确实更容易把它做完。

5 文笔和内容没有必然联系,但是好文笔能给烂故事贴一层金,烂文笔能把好故事剥一层皮。

6你错误的写作方式不是你炫耀、找存在感、和人找共同点的资本。同样,渣也不是。

7把你收藏夹里文段生成器、人名地名物品名生成器地址删了,你是文手,别说你取名废,谁天生也不是触。

8多听取建议,少关注吐槽,并不是所有评论你文的人都是大大,时刻留心那些以刷存在感、秀逼格、贬低他人来获取自我满足的可怜人。

9同样也不要以为自己很厉害。如果你已经这样想了,那我告诉你:如果你有你想象中的自己的十分之一厉害,你都不会这么想。

10还不要以为自己看了多少多少写作经验介绍、读了多少多少书就觉得自己会写文了,吃了一辈子饭也不见得就会做饭。

11在把旧的东西学到之前不要胡乱研究创新,开宗立派。巨人的肩膀再矮也比站在平地高。

12想的永远不要比懂得多,思而不学则殆也不是白说了几千年的。

13如果你不想去学,就不要想当然地写你不懂的东西,免得闹笑话。被人指出硬伤的时候一点都不好玩。

14自信些。如果你自己都觉得自己的文渣,那么别人在你的影响下很难觉得它好——但是不要过度,参见条目9。

15千万不要以为批评你的人才是为你好,夸奖你的人都是奉承和取悦你,原因有三:第一,他们不是,第二,参见条目8,第三,你远没达到值得奉承和取悦的水平。

16你有时间逛贴吧刷微博聊QQ煲剧补番好好好买买买烧烧烧prprpr拳打联盟狗脚踢部落猪,就是没时间打开文档口胡几句。



17干货1,脑子里得有点干货,有干货高冷叫高冷,没有就是傻逼,有干货中二叫中二,没有也是傻逼。


17.5干货是指你觉得有用的东西,可以到经典著作、专业学科著作和古籍里面去找找看。

18干货2,脑子里得有点干货,有干货不一定能开出好脑洞,但是没干货一定开不出来。

19 抄袭是让你的作品迅速low逼起来最有效的方法,别说什么“我抄的大作所以不low”,偷金偷针都是贼,还有那些说“我向xxx致敬 ”,“参考了xxx”的自己都摸摸良心,摸了良心再摸键盘。

20 你探求人生的意义,你揭露人性之恶,你窥探人类欲望的本质,你揭示信仰的价值,在这个无信仰的时代支撑起一片净土,你追求的是对黑暗现实最最尖刻辛辣的讽刺,可是你连个故事都说不好,说不完,甚至说不出。

21 文笔2,什么是烂文笔?凡病句错字词语乱用满天飞颇有小学语文改错题之风,说不明白一个事情的就是烂文笔。因此既然你有写文的打算,我就默认你文笔不烂。

22 文笔3,在“文笔不烂”、可以连句成篇并保证没有明显硬伤的前提下,谁一来就对你文笔发表评论的,不是没认真看,就是故意找喷点。

23 虽然世界上没有“不会制冷就不能评论冰箱”的道理,但还是会制冷而评论冰箱更有力量。

24 不要胡乱的嘲笑人,嘲笑那些批评起别人一套一套的结果自己动起手就萎的人除外。

25 把作品整个写完再修改,不然你永远写不完,尤其是听了人几句“我觉得”就回去大改小改的孩子注意了。

26 写文不是写作业,真特么没人逼你写。

27 醒醒吧,每天惦记着“没人看我就不写了”的孩子。

28 懒?很好,继续。不要紧的,真的,写文真的不重要。懒不是缺点,是萌点,甚至是优点,真的。不骗你。



29 除非你文笔烂(参见21)不要随便让别人帮你修改。第一,不论他多么大大多么厉害,也不是你肚子里的蛔虫。第二,如果你自己都不知道写成什么样自己满意,别人更不知道。第三,写文不是写作文,每个人喜好都不同。


30 请严格区分“我不喜欢”和“它不好”。


31 增补于3月9日:没有所谓“正确的写作方法”,但错误的肯定有,还不少。


32真正促使你能够写完一个故事的不是大纲,是“我知道这个故事的来龙去脉并且要把它讲出来”,但是,首先,你得把故事编出来。


33实在写不出来就别硬写了,去玩一会儿,开心些。又不靠它吃饭,留下不好的回忆多可惜。


34请严格区分“实在写不出来”和“懒”。


35勇敢的少年快去创造奇迹。


36脑洞来得快去得快又不想/没条件马上写的的请把它们记在固定的地方,攒多了再写。 
 
 
【条目之间一编辑就越隔越远怎么回事】 
 

狛日《這是我的預備學科》

▶ @日向君的老公——竹子 生賀,祝我的副隊生日快樂☆還有對不起我是個垃圾,我自己去垃圾桶待著吧(?
▷應該是動畫後的未來機關設定,超久沒寫文的復健之作XDD
▶邏輯?不存在的。(#
▷OOC和爛尾和老梗?怎麼可能沒有。(靠

 ——————以上可接受就請進吧——————

日向創趴在未來機關大樓的鐵製欄杆上,任玻璃窗外打進的陽光照著他。正午的太陽炎熱無比,就算是待在開著空調的室內還是能感覺得到那股熱度,日向索性脫下西裝外套掛在一旁,繼續像是慵懶地曬太陽的貓一般掛在欄杆上思考。

「嘖……好煩人啊……。」

不管如何想釐清狀況,腦海中總是被那個說話喋喋不休又語帶嘲諷的人佔滿。

距離把全員從新世界程序喚醒過了幾個月,77期生們大多已慢慢步上正軌,在苗木誠的幫助下進入未來機關工作。看見大家漸漸恢復到自相殘殺前和樂的樣子,日向當然十分開心。

但是狛枝凪斗對他的態度讓他困擾不已。

從程序醒來後狛枝的態度還是維持在「知道日向是預備學科」的狀態,雖然因為他已經成為擁有神座出流才能的人而稍微收斂了一點,語氣裡藏著的偏見嘲弄似乎還是沒有改變。

如果只是一味地諷刺我那還不會這麼困擾。日向心想。反正他也是習慣了,甚至還能氣定神閒地應對。

但是狛枝的行為和嘴裡說出的話完全兜不在一起。

好比有次早晨,日向在茶水間碰見狛枝。那時日向的右手因為出外勤任務而受了傷,看見日向用笨拙的動作試圖倒咖啡時,狛枝強硬地把自己手上的那杯塞給日向,然後拿走日向的杯子給他自己倒了新的一杯。

「受傷了就不要逞強,不然只會給大家添更多麻煩,前預備學科的任性也要有個限度吧?」

狛枝說完後就自顧自地離開了,留下日向呆站在原地。手裡還捧著狛枝的杯子,咖啡香混合著熱氣撲上面頰,讓他更想不通對方的行為。

還有一次,日向半夜受託留在機關裡幫忙處理左右田沒看完的報告。好幾本資料夾像塔一樣堆疊在桌上,日向才翻閱了一半就累得趴在辦公桌上睡著了。原本只是打算休息一會,沒想到一睡醒就又到早上了。日向一開始還沒反應過來,只是揉著惺忪睡眼,伸展因姿勢不正確而僵硬的肢體。

當他瞥見原本該放在桌上的資料夾堆全數消失時嚇得硬生生從椅子上彈起。

「日向君未免也太不愛惜自己的身體了吧。要是累倒了一樣是讓大家分擔你的工作,還不如一開始就不要幫忙。」

辦公室裡只有日向和狛枝兩人,只見對方好整以暇地坐在日向斜對角的位置,桌上是日向昨晚還沒看完的報告。那些資料夾整整齊齊地擺在桌邊,一看就是已經全部完成的樣子。

日向看看手錶,連八點都還沒到。

昨晚狛枝確實知道他一個人留在辦公室裡加班。

望著狛枝低頭工作的樣子,日向感覺十分複雜。

當然還不只這些例子,但是日向光是想到這裡就覺得越來越搞不明白對方的心態。明明就對自己的身份感到不屑,又為什麼要幫那麼多忙?一邊數落自己又一邊幫助自己,這樣有什麼樂趣嗎?

實話實說,日向的確是喜歡著狛枝的。從決心喚醒他的那一刻就對他抱有特殊的情感。但是現在這樣的捉摸不定的狀況讓日向不知所措。在沒有辦法確定狛枝對他究竟抱有什麼樣情感的情勢下日向一天比一天還要煩惱。

「休息時間快結束了啊……。」

日向歎口氣,抓起外套回到辦公室裡頭。他知道還有另一件使人心煩的事在等著。

「吶吶、日向前輩,今天下班之後有空嗎?如果沒事的話就一起吃晚餐嘛?」

「可以吧……日向前輩?」

「拜託了……?我們都很想跟日向前輩聊聊!」

果不其然。

不知為何最近機關裡的女性後輩常常纏著日向。如果是單純的攀談也就算了,偏偏還總是邀請他和她們一起,日向站在原地被一群雀躍的女孩子團團包圍,只能有些困擾地笑著推辭。

「抱歉,今天晚上有點事……」

「咦咦——日向前輩每次都這樣說!」

日向創在機關裡是出了名的濫好人,被這樣拜託了他也不知道該如何拒絕。他突然發現面前的女孩子越靠越近,胸都快要蹭上來了,只能尷尬地後退幾步。

「不好意思……這個是我的預備學科,像妳們這樣的女孩子還是去找別人吧。」

熟悉的低沉嗓音響起的同時日向撞上了那人的胸膛,肩膀也被一隻手攬住了。

狛枝把日向攬進懷裡,面帶一貫微笑望著那群顯然受到了驚嚇的女孩子。雖然說出口的話還是帶有一絲貶意,笑得瞇起的眼裡充滿威脅性的眼神卻不是那麼回事。

剛剛還嘰嘰喳喳地像麻雀一般圍著日向的女孩子看見這幕悻悻然解散了。看見她們離開,狛枝也鬆了手。

「連這樣的狀況都不懂怎麼拒絕,濫好人當過頭了吧?」

稍稍整理了下衣領,狛枝轉身就要離開,卻突然被日向拉住西裝袖子。他回頭看著日向。

「……謝謝你,狛枝。」

日向用真誠的眼神回視。

「很多事情都是,謝謝了。」

「……明明只是個預備學科,對於別人的幫助接受就好了。」

狛枝像是觸電一般迅速回過頭看著前方,收回手快步離去。

日向又被留在原地了。就像之前的每一次一樣只能呆愣著目送對方。

但是這次有一點不同。

……總覺得跟狛枝的距離,比想像中近?

這樣想著,日向笑著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

END.

我才不會說我只是想聽狛枝霸氣地說標題那句話。(你

對不起竹子我拖了這麼久嗚嗚嗚嗚嗚(跪

感謝我的副隊,新的一歲也一起安慰大家吧w

還有期待看更多竹子的糧Www(不能笑. jpg)

大概是類似近況報告的東西w

垂死課業驚坐起,發現自己沒更新。(?

對,我白嫖了近一個月。非常對不起大家。(土下座
不過我還活著!因為熱愛學習而還沒死在悲苦的高中生活裡!(沒人在乎
在這裏向每個沒有取關我的小天使獻上謝意和歉意QAQ

目前手上有一篇斷斷續續寫了很久的文,還有一些雜七雜八的腦洞……有虐有甜有車啦大概。(咦
啊,還欠了群裡人的好多生賀。(靠
會慢慢寫出來的……如果我活過段考的話……(趴

再次感謝各位,那麼鹹魚寫手要回到她的作業堆裡了233

註:以上除了熱愛學習都是真話,去他媽的學習(你

如何将人物写得更立体?

感覺好像很厲害……!

一个奶味儿的嗝儿:

●觉得很有用,便搬运过来
●问题摘自知乎,答案摘自谢熊猫君
●作者:Chuck Palahniuk
●全文 http://litreactor.com/essays/chuck-palahniuk/nuts-and-bolts-%E2%80%9Cthought%E2%80%9D-verbs


从现在开始,在接下来最少半年内,你不可以使用“思想动词”。
思想动词包括:想,知道,理解,意识到,相信,想要,记住,想象,渴望等等等等你喜欢用的动词。
思想动词还包括:爱和恨。
还有些无趣的动词,比如“是”和“有”,也要尽量避免。



在接下来的半年内,你不可以写出这样的句子
李雷想知道韩梅梅是否愿意晚上和他出去约会。
你必须写这样的句子
这是一个早上,李雷错过了昨晚的最后一班列车,所以只能支付了高昂的打车钱回家。回家后他发现韩梅梅在装睡,因为韩梅梅从来不曾睡得这么安静过。以往,韩梅梅只会把自己的那杯咖啡放进微波炉里加热,这一天,两个人的咖啡都加热好了。
你的角色不可以“知道”事情,你必须把细节展现给读者看,让读者自己“知道”到这些事情。
你的角色不可以“想要”一件东西,你必须把这件东西描述给读者听,让读者自己“想要”这件东西。



你不可以写
李雷知道韩梅梅喜欢他。
你要这样写
课间的时候,韩梅梅总是会紧紧地靠在李雷经常打开的储物柜上。她单脚站着,另一只脚的高跟鞋则顶在储物柜的门上,留下一个高跟鞋底的印记,也留下她的香味。这样当李雷来使用储物柜的时候,密码锁上就会有她的体温和香味。到了下一个课间的时候,韩梅梅又会靠在那里。
也就是说, 你在描写人物的时候不可以走捷径,只能描写感官细节——动作、气味、味道、声音和触觉。



通常来说,写作的人把“思想动词”用在段落开始,先用这些思想动词陈述了段落的骨架,然后再来描绘。例如:
凯特知道她这次赶不及了。车辆从远方的桥那边就开始堵塞,挡住了八九个公路出口;她的手机电池用尽了;家里的狗还没有人带出去溜,这下肯定要把家里弄得一团糟;她之前还答应了邻居帮忙给花浇水……
你看,开头那一句“知道”把后面的那么多描述都给剧透了。不要这样写,如果你真的想写“知道”,那你可以把这句话放到段落的最后面,或者干脆改写成
凯特这次肯定是赶不及了。

思考是抽象的,知道和相信是无形的。你只需要用有形的动作和细节来描述你的角色,然后让读者来“思考”和“知道”,你的故事写出来就更好了。
爱与恨也是。
不要直接告诉读者
露西讨厌吉姆。
你应该像个法庭上的律师一样,一个细节一个细节的讲,把“讨厌”的证据一个一个列出来。
早上点名的时候,老师刚念完吉姆的名字,在吉姆刚要答到的时候,露西轻声的说了句‘呆逼’。

刚开始写作的人常犯的一个错误就是把他们写作的人物孤立起来。作者可能在写作的时候是一个人,读者在读书的时候可能是一个人,但是你笔下的人物只可以在很少的时候是一个人的,因为一个被孤立的人物会开始“思想”。
马克开始担心这趟出门会花太久的时间。
更生动的写法是这样的
公车时间表说车12点的时候回来,马克看了下表,已经11点57了。这条路一路看到头,都没有公车的影子。司机肯定是在很多站之外的地方偷懒停车睡午觉呢。司机在会周公,马克却会因此而迟到。当然这还不是最糟糕的,司机可能还喝了点小酒,最后载着马克开着开着就撞了……
一个被孤立的人物会进入想象和回忆中,但是即使这样,你也不可以用”思想动词“。



而且,你也不可以用”忘记“和”记得“。你不可以写
莉莉还记得吉姆是怎样给她梳头的。
要写成
大二那年,吉姆会用自己的手温柔的给莉莉梳理长发。
不能走捷径,要写细节。当然,尽量不要让人物孤立,让人物互动起来,让他们的动作和语言和展现他们的思想,你作为作者不要去干预你的人物想什么。




另外,在你努力避免使用“思想动词”的时候,尽量减少“是”和“有”这样单调的动词。
不要写
“安的眼睛是蓝色的”或者“安有蓝色的眼睛”。
要写成
安轻咳了一下,用左手轻轻的拂过脸庞,把烟从她蓝色的眼睛旁边拍散,然后她微笑着说……
尽量少用“是”和“有”,试着把这些细节掩藏在人物的动作后面。这样,你就是在展现你的故事,而不是简单的说故事。




你如果真的按我说的在写作时候给自己这些约束,你一开始会很讨厌我,但是过了半年之后,你就可以不再纠结这些约束了,到时你就习惯了这样的写作方法。

Say Goodbye

910工藤日賀文,新一柯南主場。

→→參考BGM:バーローで魔法鏡

==========================

「這樣…真的好嗎?」
眉目清秀的少年看向手中紅白兩色的膠囊,語氣中帶了點猶豫。
「新一哥哥消失太久了,也該回來啦。」
面前和少年同樣容貌的幼童只是聳聳肩,手中有著和他相同的藥丸。
「可是這樣你就…!」
少年猛地抬頭,望向和自己無限相似的男孩,掌心的膠囊險些被他顫抖著的手捏破。
「本來就是這樣啊。」男孩有些寂寞卻又釋然,眼底寫著不捨和留戀。

我們就像鏡子的表裡兩側,必定只有一個人能被映照出來。

就算以後映在鏡中的不再是我。
—但我可以在另一側看著你啊。

這就夠了。

「…對不起—」有些嘶啞的嗓音,少年低下頭。
「…所以說,沒關係的—」男孩笑了,笑得天真無邪。連最亮的夜星都相形失色。

「「—因為我無法不當我自己。」」

「…謝謝你。」少年也笑了,他誠懇地看著眼前瘦弱卻堅強的孩子。
「…真的謝謝你。」
「好啦,該回家了。」男孩最後一次擁抱少年。


隨著膠囊被兩人吞下,細幼稚嫩的小小身軀像是流星,在短暫的光芒中消逝而去。

「這些日子辛苦了…再見,江戶川柯南。」
「…歡迎回來,工藤新一。」

既然有人喜歡,那就留著提醒我自己吧w

「呃……日向君。」
「怎麼了?」
「我說,你的車速——」
「果然還是太快了嗎?抱歉。這裡速限一百公里,那我稍微減速——」
「不不不現在我們身後有一大群等不及轟掉我們的車還不包括之後可能出現的警察在這種極限狀態下你跟我談速限???預備學科不至於連把油門踩到底都不會吧?!」

————————————————————

在上課時想到的,沒有邏輯的小腦洞,午休時間偷偷打出來ww
大概是特務paro吧,在高速公路上極限狂飆的兩人。
奉公守法的特務創世界可愛(?
好想寫東西受不了了但是沒時間……而且再不發洩一下我覺得我的負能量都要爆炸了233

如果我哪天抖M傾向突然爆發再來考慮擴寫這玩意。

*得到的回應比想像中多太多了……!謝謝!那我就別刪了吧23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