ひとみ✿

已經是高中狗的小透明寫手一隻w
《名偵探柯南》快新/all新/新蘭/探平
工藤新一是世界珍寶
《彈丸論破》狛日/神日/all日
創廚枝推
《合奏明星》Knight推 泉總和北斗是天使♡
逆cp是轟天雷點,但基本上會自行迴避~
歡迎搭訕交流(#)多多指教☆



明日も平和な一日になれますように

狛日《Hope or Despair?》(上)

狛枝視角的回憶概念

原著向但有私設和捏造情節((喂

前陣子大考時的憂鬱產物,應該未完,還在考慮是否做其它結尾

一如往常的OOC警報

-------以下正文----------

第一次看見你的時候,你站在七海同學旁邊,而七海同學難得看起來十分興奮。

「他是日向創,是和我一起玩遊戲的朋友喔。聽他說也想認識大家,我就把他帶來了。」
你有些難為情地笑著搔搔頭,班上的大家把你團團圍起,七嘴八舌的試圖和你搭話。那畫面既美好又充滿希望。

—如果站在中間的你不是預備學科的話。

希望是從才能誕生的。人的價值從出世起便已決定,沒有才能的人不管多麼努力都不可能擁有希望的價值。
至少我是這麼確信著的。
就連我這種宛如垃圾堆裡的蟲子一般的人也沒有興趣去接觸既不屬於絕望、也並非希望的預備學科。

所以我只是站在離你們有一段距離的地方保持微笑看著這一切。

幾片橘紅如夕陽的楓葉飄落在我身旁,作為初秋的象徵,獻上自己的一切。

—然後你注意到我了。

七海同學順著你的視線看過來,為你親切地做了介紹。

「那是狛枝凪斗,才能是『超高校級的幸運』。」
你默默點頭,朝我直直走來。

在場所有人都愣住了,空氣有些不自然地凝固。

「喂,日向。你還是別跟那傢伙說話吧。」

「你跟狛枝哥說話也只會被鄙視的喔~」

「勸汝還是聽本王的忠告,快快回頭吧!」

對大家的提醒充耳不聞的你站定在我面前,慎重地伸出手。

「我是日向創,請多指教。」

—居然連超高校級的大家的話都不放在耳裡,區區一個預備學科還真是狂妄。

我緩慢抬起頭,把你打量個仔細。

千篇一律的黑西裝、黑領帶,還有不特別白皙也算不上黝黑的膚色,要說比較特別的部分大概就是那高高翹起的呆毛了。果然是毫無特色可言的預備學科。

下一秒,我望進你的雙眼,然後我的論點瞬間被狠狠斬破。
在那雙有如青茶般清澈的眼底,我看見了希望。
自信、倔強、堅毅,但是溫和。
這些充滿希望的特質雖然還尚未綻放出燦爛的花朵,不過也不容忽視。
我們四目相對,你微笑的弧度更大了。

—但,為什麼?

「我是狛枝凪斗,請多指教,預備學科的日向君?」聽到我特別強調的「預備學科」四個字,你皺了皺眉,馬上又舒展開來。
「雖然是預備學科,不過和你一樣是希望之峰學園的學生。以後多指教了。」
「嗯?不一樣吧?雖然我的才能是像紙屑一樣不值一提的垃圾,但比起你的平凡,我認為擁有才能才是真正的希望啊。」
你握緊了雙拳,眼中有一絲慍怒。班上的大家又把你拉走了。

「就叫你別和狛枝說話了吧!」
「狛枝哥總是這樣子~」
「哼,愚民啊!不聽吾等的忠告,就只有自食惡果!」

看著你離去的背影,我忍不住輕笑。
「啊哈,希望在閃爍著呢。真是太美好了。」
在你眼底的希望因為逆境的激發而耀眼奪目。
閃閃發亮的、摻著些許不服的眼神,多麼美妙。
但你是個預備學科,你並沒有才能。
這是無法改變的事實。
所以遇見你,到底是幸運還是不幸呢?
我站在原地,笑著卻又疑惑著。
更多更多的紅楓在西風的吹拂下飄離樹枝,我
拾起一片形狀最為完美的葉。
—就當是紀念吧。

============================================

「喔喔日向你真是太棒了!竟然看得出我做的是超高功率吹風機!真不愧是我的心靈之友!」
「看來暗黑四天王很喜歡汝,真令本王意外。」
「吶吶,日向君喜歡吃草餅對吧?身為超高校級主廚的我做出來的草餅不吃一定會後悔的!啊,還是說日向君比較想吃.我.呢?」

既然和七海同學是好朋友,理所當然的,你開始頻繁地在本科的大樓出現。
因為你溫和的個性,大家似乎都不由自主地被吸引,對你抱持好感。
有時我甚至懷疑,你的才能會不會是「超高校級的治癒系」呢?

雖然我們的初遇實在沒給雙方留下好印象,可是在一段時間的相處之後,兩人之間漸漸萌生了友誼,或許這也是多虧了你的個性呢。
「狛枝,這題英文我看不大懂啊。」

與本科不同,預備學科對基本的科目是有要求的,而你似乎不太擅長英文。

「唉,果然是預備學科,這點程度的文法都記不住嗎?」我誇張地歎氣。「喂,不要一口一個預備學科啊!」半是生氣半是玩笑的語氣,你的草綠色瞳孔正閃閃發亮。

「啊啊,就算是預備學科,被我這種不起眼的渣滓這樣說也還是會生氣的對吧?真是抱歉呢,但是預備學科的素質我真是不敢苟同。」

「…我決定等等叫終里和貳大一起揍你一頓。」

被我激怒的你像是尾巴被人踩了一腳的貓,我始終面帶微笑看著你的反應。
—或許遇見你真是一件幸運的事。
在你心中的希望種子正在萌牙,一點一點地成長茁壯,而我竟然有幸成為見證那株幼苗萌芽的人。
即使對你的預備學科身分仍有疑惑和輕視,不過既然有希望的存在,一切都沒關係了。
—因為希望是絕對的好東西,為了看見希望,我很樂意成為它的墊腳石。
可是親手發掘希望的幸運,到底需要多少不幸來相抵呢?
在不幸和幸運交織下苟延殘喘生存著的我,需要付多少代價來得到這份幸運呢?
到目前為止都還在享受這份幸運的我有些不安。
—不過後患都還只是後患罷了。
—我愛著你所擁有的希望啊,日向君。

============================================

上天從來不給我完全的不幸。
—同樣的,祂也不曾給我完全的幸運。
不知何時,絕望的勢力慢慢滲進我們的生活,將希望之峰學園漸漸染上晦暗渾沌的顏色。為了避免絕望互相傳播,也為了不再節外生枝,校方開始禁止預備學科的學生進入本科校區,但本科的學生可以自由來去。除了這條規定外,還多了各式各樣不公平的制度。

得知這件事後,預備學科那群毫無希望的學們認為自己受到歧視,因此開始了一連串的抗爭。學校的情況越來越混亂,本科的學生根本不敢隨意踏出校門。畢竟說不準哪個激進的預備學科會對自己不利。

可也因為這樣,我已經好久好久沒有看見你。

坐在教室靠窗的位置,我托著下巴斜眼看著校門外如蟻群般的預備學科們。

—這大概又是一次的反抗遊行。

只要想想那群烏合之眾裡可能藏著多少絕望,胃就一陣翻攪。教室內大家的談話聲都壓得極低,彷彿只要大聲說話,下一秒就會有人拿槍衝進來大規模掃射。
不過這樣也好,我討厭吵鬧的地方。
我習慣性用手撐著下顎,望向遠方。

—我想念希望。
——我想念日向創。

兩個念頭在腦海裡交纏,一時之間分不清哪個才是本意。
窗外烏雲密布,降雨前的濕悶氣息四處蔓延,連室內也瀰漫著一股濕氣。

腦中突然有個念頭一閃即逝,宛若流星劃過天際。

但是我想我確實地抓住了那顆能實現願望的星。

—只要運用不幸和幸運的反動,說不定就可以遇上你。

我從未如此感謝「超高校級的幸運」這種渣渣般不值一提的才能。腦袋開始全力運轉,飛快地估算起要巧遇你需要累積多少的不幸。

終於,在經歷一個禮拜不間斷的摔水溝、跌跤、忘記帶家裡鑰匙、被各種打翻濺出的液體潑個一身等等的不幸之後,我在難得清靜的校門口遇見了你。

你手上拿著一個厚厚的信封,低垂的頭和呆毛都被打得濕漉漉—你並沒有撐傘。

「這不是預備學科的日向君嗎?」我用手上那把傘的一端為你擋去已經下了好久的雨。

「連下雨了都不知道要撐傘,預備學科的教育到底是怎麼回事啊。」

聽到「預備學科」這四字,你狠狠顫了一下,然後終於抬起眼看我。

「吶,狛枝。」
「你覺得…希望是什麼?」
「哈啊?這是什麼問題?」輕蔑一笑。
「希望是絕對的好東西,是由才能而生的、有著奪目光芒的存在啊。」

也許是錯覺,你的眼睛一瞬間黯淡下來。

「…這樣啊,我想也是呢。」
「怎麼?日向君也想要擁有希望?只不過是個預備學科,真夠不自量力的。」
說出一句貶低的話,我默默期待著再次欣賞你眼底閃爍光輝的希望之花;期待著你用希望的言彈論破我。

—不過我什麼也沒看到。

那朵希望的花兒已經枯萎,瞳孔深處空洞得可怕,以往充滿生機的草綠色變得毫無生氣,像是瀕死的雜草。

「再見,狛枝。」
「…對不起呢,我就只是個,預備學科。」

那些字句被風吹散在空中,和雨滴混在一起。
你帶著一個虛弱的微笑,走出我的傘,直直朝著霧茫茫的前方走去。

我站在原地,心中的情緒交雜難分。
然後我放開手中那把傘,放聲大笑。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這真是,絕望般的不幸啊…哈哈哈哈…」

直到現在,我才終於發現了不幸的到來。
親眼看著的希望,最後也被自己毀掉什麼的。

「原來這就是代價啊…」
「真是…我真的太不幸了呢…」

毀了希望的人,就  是  我  啊。
  (日 向 君)
  
狂氣病態的笑聲在空中迴盪,但我根本無法控制我自己,只是幾近崩潰地笑著。

好像有幾滴與雨水的溫度不同,帶著溫熱和苦澀的液體,從臉頰上滾落。

TBC?

-------------------分隔線-------------------

第一次用電腦發文,lofter排版令人抓狂。

準備考試的那陣子超級厭世的所以狠下心開虐....相信我我其實是親媽黨啊..

當時只是寫著自我滿足,最近想做個更好的結尾,但我覺得應該沒人想看這種爛文XD

總之謝謝看到這裡的大家,對我來說你們是我的天使QQ

评论(17)

热度(8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