ひとみ✿

已經是高中狗的小透明寫手一隻w
《名偵探柯南》快新/all新/新蘭/探平
工藤新一是世界珍寶
《彈丸論破》狛日/神日/all日
創廚枝推
《合奏明星》Knight推 泉總和北斗是天使♡
逆cp是轟天雷點,但基本上會自行迴避~
歡迎搭訕交流(#)多多指教☆



明日も平和な一日になれますように

第五章通關後感想。有劇透。
幹你小高。
哭著玩完審判後半段後碼了個小短篇。
我知道很不要臉,但拜託讓我私心打狛日和日七tag,原諒我(昏沉
最近明明就想寫歡脫向的。


———————劇透預警———————

富含南方風情的夜晚。
帶著海水鹹味的風從窗戶吹進房內,稍稍驅散了空氣中的熱度;蒼藍色的夜空中群星閃爍,彷若寶石。
日向創往房間裡的大床一躺,麥芽白的手臂壓在前額上。

明明就發生了這麼多事,為什麼這個夜晚卻和之前度過的一樣平靜?

如果大家都還在,是不是會用興奮的眼神、面帶笑容地欣賞外頭的大片星空呢?當然也會遵守莫諾美的規則好好享受一場相親相愛的修學旅行吧?


如果黑白熊沒有出現的話…

日向一直強迫自己不去想這類假設性的問題,畢竟想了也於事無補。
但現在他的腦中全都是狛枝淒慘的樣子。
他只能不停、不停的想著。


當狛枝執行自己的瘋狂計畫時,他在想著什麼呢?
當他綁起自己的雙腳時,心中是怎麼想的?
當他朝著自己的大腿和手臂揮下小刀時,又在想些什麼?
當他放開手使岡格尼爾之槍往下掉時—如果他那時還活著的話—,想到過什麼?


日向能想到的只有疼痛。
那一定很痛吧,是痛到不得不預先貼起嘴巴防止自己大叫的程度吧。
還是說那個深愛希望的人,為了讓希望閃爍,根本就不會在意?

日向翻了身,把頭埋進枕頭裡。


七海離開前的笑容浮現眼前。


「確實很奇怪呢。不如說…為什麼我做得到這件事呢?」
「大概是因為…我不論如何都想要保護大家吧?」
「那個啊,不用覺得哀傷。這次大家不是像至今一樣『懷疑某個人』而存活下來…大家是『相信我』才活下來的喔。」
「沒辦法保護大家到最後…抱歉。」
「大家,再見……」

那些溫柔過頭的話語在腦中打轉。



一開始帶自己認識大家的狛枝。
面帶微笑的狛枝。
鄙視身為預備學科的自己的狛枝。
說著想看見「絕對希望」的狛枝。

總是想睡的七海。
溫和的七海。
懂得指正他人錯誤的七海。
堅定地說著絕對不會再讓互相殘殺發生的七海。

還有十神。
花村。
小泉。
邊古山。
澪田。
西園寺。
罪木。
貳大。
田中。



他們全都離開了。
全都走了。
一個接一個,離開自己身邊。




大家都是騙子。
明明說好了要一起離開這座島的。



「可惡…!」握緊拳頭用力捶下,床墊凹下之後很快又恢復原狀。
簡直就像在諷刺自己。

之前所作的那些努力都是沒用的。

沒有任何事被改變。

不管多少次都一樣。




「…真是混帳。」

低低的啜泣聲和嗚咽聲乘著風被吹到遙遠的彼端。


結果那句話到底是在說誰,連日向自己都搞不清楚了。


评论(45)

热度(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