ひとみ✿

已經是高中狗的小透明寫手一隻w
《名偵探柯南》快新/all新/新蘭/探平
工藤新一是世界珍寶
《彈丸論破》狛日/神日/all日
創廚枝推
《合奏明星》Knight推 泉總和北斗是天使♡
逆cp是轟天雷點,但基本上會自行迴避~
歡迎搭訕交流(#)多多指教☆



明日も平和な一日になれますように

深夜六十分

CP:狛日

關鍵字:口是心非、突然發情
在超短的時間內寫出來的,大家隨便看看就好www

————————————————————————

日向創望著賈巴沃克島上的夕陽,然後深深嘆了一小時內的第二十三口氣。
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今天島上的大家都有些奇怪。

好比早上的時候,日向才剛起床梳洗完畢,走出小屋就遇上了左右田。他一如往常打了聲招呼。

「早安啊,左右田。」
「唔啊…!日向?為、為什麼要突然跟我打招呼啦!」
無視一頭霧水的日向,左右田飛也似地奔向餐廳。
奇怪的是左右田的臉上有著紅暈。

吃早餐的時候也發生了類似的事。
當西園寺說著日向盤子裡的食物看起來比較好吃時,他遞了一塊麵包過去,結果被推開了。
「什麼嘛!居然這樣討好我,日向哥是戀童癖嗎?不好意思我對日向哥完全沒有好感的!」
更讓日向不明白的是西園寺說話的時候一臉戀愛中的少女的表情。

還有進行採集的時候也是。
明明很累的索妮亞和貳大硬撐著進行了分配的工作,最後的結果當然是中途就倒下了。
「我說了我沒事…所以分配工作給我吧…這是命令……」
躺在床上的索妮亞明明已經快要累得睡著,卻還是迷迷糊糊地說著。日向也只得不停地勸說她好好休息。

不過最讓他煩惱的是外出的時候。
當他拿著外出券去邀請其他人的時候,所有人都紅著臉拒絕了他邀約。
「呃…我今天不太方便,請日向君去找別人吧……。」
連一向情緒平靜的七海都把連帽外套的帽子戴上遮住她的臉,轉過身就跑。

——我今天是造了什麼孽?

在所有人都跑得不見影的時候,日向只能仰天感歎自己糟糕的人緣。

「嗨,日向君。」
「狛枝…?」
狛枝凪斗就站在沙灘上,笑著朝他揮手。
「日向君沒有找別人一起外出?如果不嫌棄的話,可以跟我一起嗎?」

日向覺得自己簡直看到了救世主。雖然他已經蒐集到狛枝所有的希望碎片了,但是不去白不去,而且對方是現在唯一願意好好和他說話的人了。

但是就在他們走出圖書館的時候,狛枝突然摟住日向的腰,低聲在他的耳邊說了些理應是戀人間才會說的話,手也不規矩地往襯衫裡摸去。嚇得日向趕緊一個肘擊掙脫了狛枝的懷抱,一路衝回小屋。


在又回顧了一次這混亂的一天後,日向躺在房裡的床上望著夕陽思考人生,同時歎了一小時內的第二十四口氣。

「日向君?日向君在嗎?」
這聲音…是兔美?
日向起身給她開了門。
「對不起啾,倫家今天發現程式出了一個bug啾。」
「…什麼程式?」
「啊!沒、沒事的啾,總之這座島上除了日向以外的大家都多了一個奇怪的屬性啾!」
粉紅色的兔子慌張地揮舞她的魔法棒。
「好像是叫做…傲嬌的啾!只要對日向君有好感的人都變得傲嬌了啾!這就是為什麼今天看到日向君的人看起來都很害羞啾!」

日向懵了幾秒。
然後他想起狛枝凪斗。

那傢伙不僅沒有變得不坦率,反而是主動得奇怪。


—反過來想,難不成是因為他對我沒有好感?
日向突然覺得有些難過。

「不過,有一個人例外的啾!」
「就是狛枝君的啾!」
「倫家很努力的去查了原因,發現只有抱有最強烈好感,也就是最喜歡日向君的那個人,不會變得傲嬌,反而會非常坦率地表達出內心慾望的啾!」

日向就這樣呆在原地,然後他又聽見了按門鈴的聲音。

「啊,好像是狛枝君的啾!」
「總之要恢復正常還需要一點時間,請日向君再等老師一下啾!在那之前要跟大家好好相處唷!love~love~」

兔美留下這句話就打開門離開了。

剩下狛枝和日向站在房內大眼瞪小眼。

「吶,日向君應該是喜歡我的對吧?」
狛枝一掌拍上牆壁,微笑著問日向。

「呃、我…那個…」

「我也喜歡日向君喔,所以……」
蒼白微涼的手掀開襯衫下擺,順著腰部的曲線撫摸。刻意壓低的沙啞嗓音混著吐息襲向日向的耳朵,性感色氣的聲線讓他不由得顫抖。
「做這種事…也是可以的吧?」

就結果來看,今天的賈巴沃克島也是love~love~的呢。


END

评论(2)

热度(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