ひとみ✿

已經是高中狗的小透明寫手一隻w
《名偵探柯南》快新/all新/新蘭/探平
工藤新一是世界珍寶
《彈丸論破》狛日/神日/all日
創廚枝推
《合奏明星》Knight推 泉總和北斗是天使♡
逆cp是轟天雷點,但基本上會自行迴避~
歡迎搭訕交流(#)多多指教☆



明日も平和な一日になれますように

狛→日←神《論如何把圖書館變成修羅場》

▶如題,狛→日←神大家喜聞樂見的老梗修羅場(#
▷是一個本科和預備學科可以融洽相處的世界線,玩梗玩得飛起(你
▶想歡脫但可能一點都不歡脫的智障之作,沒有最OOC只有更OOC,用詞超級粗俗。
▷有路人甲乙丙丁出現。神日雙子設定,日向是兄長。神座有點兄控,狛枝略煩略癡漢,雷者請迴避。

—————————防雷線—————————

………。
………。
…啊,早安。抱歉呢,剛剛好像不小心睡著了。找我有什麼事嗎?
…嗯?聽說我認識日向君,所以想要打聽有關他的事?
我想…鈴木同學是想要對日向君告白…對吧?
呵呵,當然很明顯唷。鈴木同學剛剛露出了攻略遊戲裡面的少女才會有的嬌羞表情呢…我是這樣想的啦。
不過啊,我覺得鈴木同學還是放棄比較好喔…?
因為日向君的身邊已經有人了啊,還有兩個呢。
…我才沒有騙人呢!
—咦?你不相信?我還以為這件事情已經傳遍整個學園了…
—原來如此,你覺得那些只是玩笑啊…不然鈴木同學今天要不要試著待在日向君附近一整天?這樣就會知道那是認真的了唷。
什麼嘛…我說的當然是實話。
那…來打個賭如何?如果今天放學鈴木同學還是不打算放棄,我可以幫忙鈴木桑約出日向君;但如果今天結束之後鈴木同學改變了心意…
可以幫我買這個月預定發售的射擊遊戲嗎?

—說好了唷?

===============================


日向創的今天也是從一片混亂中開始。

「好了,出流。到這裡就可以了。」
「不行,我必須防堵任何意圖不軌的人接近創。」

—你所謂意圖不軌的人也就只有一個而已好嗎。

一個陰魂不散神出鬼沒怪里怪氣流著口水的希望激進份子的臉浮現眼前。

日向忍著翻白眼的衝動,任由依然繃著一張臉的神座緊抓著他的手臂把他押進預備學科校區的大門。

原本風平浪靜的校門口瞬間掀起一波驚濤駭浪。

「咦咦咦咦咦咦那是神座出流吧?!!!」
「絕對是吧啊啊啊神座姊姊好帥!!!」
「他拉著的那個男孩子是誰?」
「是他哥哥啊啊啊兩兄弟顏都好好看啊!!」

不一會兒他們走過的地方就都擠滿了為了看熱鬧和看男神而聚集起來的人潮。
日向原本就是為了避開這種亂七八糟的場面才會要神座別跟著自己走到教室的。因為這種迷妹像一江春水四處氾濫的狀況只是一次又一次提醒著他一個慘痛的事實。

理想中平凡的校園生活對他來說就像是抽卡手遊裡究極非酋的運氣一樣從來都不存在。

日向無奈地瞥了瞥所到之處自帶迷妹尖叫BGM的弟弟,只見對方完全無視周遭的人群,抓著他的胳膊像是摩西過紅海一樣在走廊上暢通無阻。

「區區『超高校級的開路機』這種才能,我也是有的。」

—老子挺想知道你他媽的到底有多少種才能。

「世界上所有的才能我都有,但因為新的才能可能不斷出現的原因,目前尚未計算出確切數量。」
「附帶一提,『超高校級的讀心術士』這種才能也是有的。」

…大爺您開掛開太大啦行行好給小的一條生路走行不?

日向被他說得沒了脾氣。

神座出流,眾所皆知的全能神,擁有烏黑亮麗得能當鏡子照的柔順黑長直和一雙赤瞳,本科裡出了名的帥得沒天理,在校園裡坐擁龐大的粉絲群。
據說希望之峰學園的學員七大不可思議謎團裡頭有關神座出流的就佔了三項。

「神座出流消耗洗髮水的速度」
「神座出流究竟有幾種才能」
「神座出流到底是不是童顏巨乳」

雖然好像有奇怪的東西混進去了但這些都是吃瓜群眾們喜愛討論的議題。

相較之下和神座是雙胞胎兄弟的日向創並沒有才能,只是一個預備學科生。雖然臉蛋也長得十分英氣,是看不膩的類型,但不能算是特別突出。硬要說的話,就是頭上屹立不搖的呆毛和濫好人的個性可以作為特徵。

儘管有著這種不知所云的人設,日向心中還是曾懷有過上一個平靜安穩的人生的夢想。

但現實就是他因為那幾乎可以稱為「超預備學科級的濫好人」的人格魅力以及全能兄控弟弟,不管在本科或預備學科都混得風生水起如魚得水。
具體而言就是連同屆的「超高校級的黑道」都和他稱兄道弟的那種程度。

好不容易穿過人山人海,抵達了教室門口,但日向很清楚這場鬧劇還沒結束。
他在彷彿要把他燒穿一個洞的銳利目光注視下戰戰兢兢地走進教室,找到自己的位置入座。

顫抖的手緩緩伸進抽屜。

—耶穌基督聖母瑪利亞阿拉穆罕默德草餅之神不管誰都好拜託了快幫幫我…!

日向緊閉起眼,抱著早死早超生的覺悟抓出了放在抽屜最上層的物體。

那是一個漂亮的漆器木盒,黑得發亮的外層還有著豔紅顏料勾勒出的優雅花紋。打開盒蓋,裡頭整齊排列著十二個精緻的草餅,好聞的青草香氣飄散在空中。

『日向君早安!今天也是充滿希望的一天呢!』

日向覺得神座的視線在看到自己手上拿著的卡片和木盒時散發出冰冷的殺意。

「怎麼樣?今天誰贏了?」
「教主!是教主啊!」
「喔喔喔喔太好了把希望押在教主身上果然是對的!!!讚美希望的教主!希望最高!」
「好了好了快點,願賭服輸啊。」
「嗚嗚嗚嗚我的神座姊姊今天怎麼就失誤了呢…。」

換做是平常,日向早就面帶燦爛的笑容用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橫掃這些草餅,或許還會考慮給神座出流留個幾塊。
但眼下這個狀況他只想送這盒草餅和那個希望狂去趟宇宙旅行順便和某個叫小高的傢伙打聲招呼。

這就是只要現役希望之峰學園的學生們都知道的、每天早上必定準時開啟的賭盤。

「究竟是誰可以先把草餅放進日向創的抽屜裡,神座出流或狛枝凪斗?」

校內的廣播社和校刊都會報導最新的比數。
目前為止雖仍是神座領先,但今天狛枝凪斗突襲成功!此時的他不是孤軍奮戰!他代表了整個希望教和狛日黨的大家!

日向創只覺得這是一種類似於進貢的行為。

正是這麼一個令人血脈賁張的遊戲,讓預備學科二年B班的走廊人口密度飆破希望之峰的學園祭記錄。
不管是本科還是預備學科,學生分成「神座大神派」和「希望教主派」,賭上各式各樣的東西也要支持自己站的配對。

一看今日勝負已分,再加上早自習也即將開始,人潮漸漸散去。

—出流似乎也已經回到本科的校區去了。

日向再次低頭看向卡片,沒想到上面的字跡竟完全變了樣。

「『超高校級的魔術師』這種才能,我當然是有的。」

「真是…」
日向只能坐在位置上仰天長歎。
—希望今天可以就這樣平靜地結束啊…

=====================================

「啊,日向君。」

從極近處傳來的嗓音讓日向猛然打了個寒顫。

他突然就想狠狠往早上那懷有安逸思想的自己臉上搧一巴掌。

希望之峰學園的圖書館內藏書量十分豐富,日向創原本正站在高大的書架前專心挑選要借閱的書。
散發香氣的紙本、寧靜的環境、內容豐富的書籍,這本應成為一段平穩的時光。

但現在本世紀最糟糕的麻煩幾乎是貼在日向的耳邊開口打招呼,淺櫻色的髮絲還搔得他的脖頸陣陣發癢。

「能在這裡遇到日向君真是太幸運了呢!」

狛枝低聲在自己的耳旁說著,日向趕緊往旁邊挪了幾步,試圖保持其實沒什麼用的安全距離。

「狛枝…為什麼你會在這裡?」
「當然是來借書的唷。原本要離開了,只是無意識地在館內繞了幾圈,就發現日向君了呢!我果然很幸運啊…...」
「…這樣啊。那,有什麼事嗎?」

日向低下頭翻起拿在手上的書,佯裝自己忙得要死沒空理他。
但是對方突然就安靜下來。

—這傢伙要搞大事了。
日向憑著經驗做出如上判斷。

「…日向君,可以幫我實現我一直以來的夢想嗎?」
「…哈啊?」
「拜託你了日向君!這是只有你才能幫上忙的事啊!要是能幫我的話今天就真的是我如浮萍般渺小不起眼的人生中最最充滿希望的一天了還是說你不願意原來如此那也不是不能理解啦我也有被日向君這樣的預備學科拒絕的一天啊終於連日向君這樣沒有才能的人都要看不起我了我真的是太糟糕太惡劣了啊啊我現在就立刻去撞牆然後從日向君的眼前消失—」
「好了如果是我能幫上忙的事我一定會幫的拜託你先停下。」

至少也注意一下斷句啊,標點符號都要消失了。

從頭到尾盯著書本的日向顯然是大意了,一心只想堵住那張喋喋不休的嘴的他沒注意到眼前的人正用垂涎的眼神望著自己。
停下如同傳教的碎念後,狛枝的聲音突然嚴肅起來。

「那就不好意思,失禮了。」


日向覺得自己的眼睛一定出了點問題,各種意義上都是。因為他看見狛枝的雙手正放在自己的胸前。
更誇張的是那雙有些蒼白的手正用像市場大媽挑蘋果一樣的方式按捏著他胸口的肌肉。

「啊啊、這就是希望嗎—!我終於、終於體會到了!真是太美好了—!專屬於日向君的希望!」

日向永遠忘不了狛枝那陶醉得連口水都快如長江三峽的瀑布一樣流洩而下的表情。

「喂!你搞什麼!快給我放手…!」
狛枝的手突然變本加厲地開始揉起來了。口水像是即將潰堤的河川一樣從微揚的嘴角滴出。
「這就是91公分…!難道日向君比我多出來的體重都在這裡嗎?不管是手感或彈性絕對都是超高校級的吧!竟然能夠與希望如此親密地接觸,要我用性命來償還這份幸運我也會心懷感激地去死的!」

看著同性別的人在自己面前像對待女孩子一樣地揉著自己的胸,那份羞恥感和違和感真不是普通的重。
而且他們現在的所在地是學校的圖書館,並不是某某賓館房間

就在日向因為各種不可言說的原因滿臉通紅,準備像對付電車癡漢一樣給狛枝來個過肩摔的時候,一道如同一月寒風一樣寒冷刺骨的無感情聲音響起。

那音色該死的熟悉。


「—那你就去死吧。」


日向只覺得一陣強風颳過,差點把他的呆毛都給吹下來。

—砰。

狛枝凪斗應聲倒地,還帶著那個詭異的笑容。
一本辭海掉在地上。

「出、出流…!」

神座出流的黑色長髮配合腳步的節奏在身後輕輕晃動。他一臉平靜,完全不像是疑似剛幹掉一個人後該有的樣子。

「創,還好嗎?」
「呃、…嗯。」

相對於一臉「我是誰我在哪」的日向,神座只是淡定地用不知從哪弄來的繩子把地板上失去意識的狛枝捆起來。
「創大可以放心。雖然很遺憾,但只是被辭海砸到死不了人的。」

—不,照剛剛那本書飛過來的速度,不如說狛枝能活下來只是因為幸運技能點滿了而已吧。

把差點衝出口的吐槽用力嚥下,日向輕咳,一本正經的開口。

「我很感謝你幫了我,出流。但是不管怎麼說,把人砸昏之後再綁起來都是不對的。把狛枝放開吧。」

神座出流從沒想過他會有被自己親哥哥反論的一天。

「這是為了防止那個變態醒來之後又繼續對創性騷擾。」
「到那時候再說,現在先幫他鬆綁吧。」
「……。」
「…出流?」

霎時,日向覺得神座原本冷漠的眼神突然變得像是路邊的棄犬一樣楚楚可憐且委屈。雖然面癱依舊,但整個氣場都不對勁了。

這簡直是日向創聽過最好笑的笑話。

—去他姨娘的「超高校級演員」才能。

要是被攝影社或校刊記者拍到的話那可不得了。估計不僅下期校刊會大肆報導,照片也可能成為拍賣的目標。

然後自己就會莫名其妙被牽扯進去了。
只有這點是無論如何都想避免的。


「是神座大大!!!!」
「呀啊啊啊他看我這邊了!!」
「不會吧…倒在地板上的是…教主??」
「嗚嗚嗚嗚教主大人不會是死了吧不行啊您不能拋下我們啊會絕望的啊…」
「嗚噗噗噗噗,盾子我啊隨時都很歡迎大家加入絕望的勢力唷~?」

—…excuse me????

日向從一堆腦內推論中回過神來,發現附近已經聚集了許多看熱鬧的學生。
那邊廂群眾興奮不已,這邊廂神座只能一臉不滿地把綁在狛枝身上的繩索解開。

「創,要走了嗎?」

的確,此地不宜久留。等到狛枝醒來之後狀況絕對會失控,到時下期校刊就會冒出「本科全能神與希望教主的慘烈修羅場!弟弟和基友,究竟哪方略勝一籌?!」這種聳動的標題。

於是兩人轉身打算突破重圍快步離去,留狛枝凪斗在原地被一干迷妹視\姦。


「唔…好痛啊…咦、日向君你要去哪?」


才抬起一隻腳的日向僵在原地。

狛枝揉著後腦,坐起身來小聲咕噥。
他原本朦朧的視線在和神座對上的那刻驟然變得銳利。

「啊,神座君?剛剛居然沒看見,我真是罪該    萬死呢。」
「……。」

咦?你說問到了奇怪的味道?
不要懷疑那就是火藥味。

「喔喔喔喔全神座姊姊和教主為了一個預備學科對著幹啊啊啊啊!!!!」
「快拍!回去還能舔屏!」

喧鬧聲和快門聲讓日向頓時絕望了。
更別提他還在人群中發現一個熟悉的、留著紅色短髮的女學生,她手中的照相機閃光燈亮得像是遠方那指引船隻方向的燈塔。

—什麼都別說,讓我一個人靜靜。
日向創史上最大最惡的絕望事件就此揭幕。

「真的是太幸運了啊,光是回想起日向君的觸感就幸福得不行…!但大概就是這樣才會被神座君砸昏吧,不過能讓希望的象徵動尊貴的手砸我這種垃圾真是榮幸!」
「閉嘴,變態。」
「咦咦?說得太過分了吧,明明是日向君答應我了啊?」

日向突然覺得一陣惡寒竄上,雞皮疙瘩啪啪啪地站了起來。

「『好了如果是我能幫上忙的事我一定會幫的拜託你先停下。』這是你說過的吧,日向君?違約是要吞一千根針的!」

日向表示操你狛枝大爺。

神座只是默默瞥了臉色發青的日向一眼並在內心詛咒自己兄長的濫好人個性。

「雖然現在頭還是痛得可以,但是很值得呢。畢竟,我剛剛可是摸到了日向君充滿希望的胸部喔?就算是和日向君朝夕相處的神座君也沒有碰過的吧?」
「無聊,我和創一起洗過澡。」

不那是十多年前的事了。

「就算神座君看過好了,那和實際摸過的感覺還是不一樣吧?」
「我每天晚上都和創睡在一起。」

不我們只是共用一個房間罷了。

「哎呀,雖然很羨慕,不過如果是兄弟間的『親情』那也沒辦法呢。」
「…只要我開口,創也會讓我摸。」

不我並不會。

「說到底,神座君和日向君之間的關係就是『兄弟』而已吧?不像我和日向君之間擁有更多的可能性,我這種人渣也就只有這個地方贏過神座君了呢!」
「…………我絕對不會把創讓給你這種神經病。」

凈他媽扯淡!!

日向想狠狠朝面前越說越歪的兩人大吼。
一方面是阻止他們再說出像是八卦雜誌取材的內容;一方面是看見了神座出流默默把手伸向書架上那些厚書。

再讓狛枝繼續煽風點火恐怕他會被一記百科全書炮轟出圖書館的窗子。

在日向來得及用音爆攻擊之前,狛枝先一步使出了最擅長的碎念。
他雙手抱著自己,低下頭喃喃自語,灰色的瞳孔中出現了謎之漩渦。

「啊哈、怎麼辦…太幸運了都害怕起來了……只被砸剛剛那一下真的足夠抵消這份幸運嗎?應該還會有更大的不幸等著我才對吧?在那份不幸之後又會有怎麼樣的幸運降臨呢光是想想就覺得好期待—」

群眾中傳來一陣騷動,接著一群人像是骨牌一樣一個接一個倒下,最前方的一個長髮妹子被面的人一撞,重心不穩向前撲去。

她和她手上的一大疊書好死不死地全部對著狛枝的方向。

狛枝身為最後一塊骨牌,後腦被書打中的他整個人直挺挺地倒向日向,臉直接撞向日向胸前。
這事來得太突然,讓神座的反應速度比平時慢了1.1037秒。


日向創一點也不想開口問透過襯衫傳來的濕涼感是什麼造成的。
反正用呆毛想都能知道答案。


「哇啊啊啊啊啊是狛日糧啊!!!」
「吃!就算這是狗糧我也吃!」
「我也好想埋胸!!!!」
「為什麼把神座姊姊晾在一邊?!神日黨表示不服!!」


神座已經俐落地把狛枝五花大綁了,他死瞪著日向創襯衫上的那片水漬,冷冷開口。
「創,我們回家換衣服。」

這下日向是真的徹底被精神污染了。
他兩眼無神地看著喧鬧的學生群。

—就問一件事。
——你們還有人記得這兒是該死的圖書館嗎???

「喂!那邊在搞什麼!在圖書館就給我保持安靜啊!」
伴隨一道威武的聲音,希望之峰學園的訓導主任逆藏十三閃亮登場。

—什麼人不好來,偏偏是逆藏。

只見神座原本就冷漠的眼神瞬間變得更冷,日向拚了命地攔住弟弟不讓他上去給逆藏一拳。

我不就是被逆藏記過一支警告,你們有必要這樣互相傷害嗎?
顯然是有必要的。

原本圍成一團的學生們看見逆藏來了爭先恐後地離開現場,只剩下日向一邊攔著散發殺氣的神座一邊努力解釋為何狛枝會被捆起來扔在地上。


想當然爾這又是另一支警告和愛校服務的開端。

不過在日向邊挨罵邊思考自己操蛋的人生到底是從哪裡開始脫軌時,他看見剛剛那個往狛枝身上砸了一疊書的長髮妹子站在圖書館門口望著自己。兩人視線對上的那刻,她表情一僵轉身就跑。

雖然沒看仔細,但日向覺得他應該認識那個女孩子。

「…該不會是…?」
「挨罵還能思春啊小鬼。」
下一秒逆藏就往他頭上使勁拍了一掌。

====================================

幾天後。

「喲,七海。」
「……。」
「呃…七海?」
「……日向君好過分。一個禮拜都沒有來找我。」
「抱歉...現在全校都認識我我總得避避風頭。」
「啊,是因為那個吧。神座君和狛枝君在圖書館搞出來的事。我有把校刊上的報導剪下來收藏喔。」
「別拿出來啊!」
「日向君不想看看報導是怎麼寫的嗎?『本科全能神與希望教主的慘烈修羅場!弟弟和基——」
「這個學園的校刊編輯部吃棗藥丸。」
「我倒是很喜歡這個標題唷…?因為跟我玩過的某個BL遊戲的劇情很像。」
「到底都玩了什麼奇怪的遊戲……先不提那個,七海,你認識鈴木嗎?」
「鈴木…?啊、是隔壁班的鈴木同學吧?」
「她原本偶爾會來預備科的大樓找我,但是從上禮拜那件事之後她就再也沒出現過了。你知道她發生什麼事了嗎?」






「………。」
「不知道呢。」
「…對了,日向君要一起玩嗎?我今天有帶來唷,這個月新發售的那款射擊遊戲!」

End.
—————————————————————
半夜睡不著來發文,終於肝出了歡脫向...!(累

這下只剩欠的一篇番外了wwwwww(你

七海才是人生贏家www
覺得神座姊姊從頭到尾最懊悔的大概就是那本辭海沒砸死狛枝。
話說辭海應該是沒辦法飛出那個速度的(#
拜託相信我我是粉不是黑www(誰信

感謝忍受作者的智障並看到這裡的你。

评论(13)

热度(1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