ひとみ✿

已經是高中狗的小透明寫手一隻w
《名偵探柯南》快新/all新/新蘭/探平
工藤新一是世界珍寶
《彈丸論破》狛日/神日/all日
創廚枝推
《合奏明星》Knight推 泉總和北斗是天使♡
逆cp是轟天雷點,但基本上會自行迴避~
歡迎搭訕交流(#)多多指教☆



明日も平和な一日になれますように

狛日《課後輔導》

原本是群裡的深夜六十分,關鍵詞是補習。但是那時手機壞了整個被吃掉……所以重寫w
連我自己都不懂我在搞什麼,當初好像只是想看被學生調戲的日向2333(#

學生枝x教師創

OOC,可以接受請往下走

————————————————————————

紅筆筆尖在紙上滑過,一筆一劃寫著端正清晰的批改文字。一本又一本的作業簿被攤開又闔上,在日向創的手邊疊成一座小塔。好不容易告一個段落,他放下筆伸展手臂,又摘下眼鏡按了按自己的眉心。

教職員辦公室裡只剩他一人。微弱的風吹過窗簾帶來的聲響當然蓋不住從門外走廊那頭緩緩接近的腳步聲。

日向做了個深呼吸,開始默念。

「愛的教育是很重要的愛的教育是很重要的愛的教育是很重要的……」

「抱歉打擾了……日向老師?您在自言自語什麼呢?」

門被拉開的聲音比預期還要早響起,隨後熟悉的少年聲線喊著自己的名字。日向嚇得一震,又馬上掩飾自己的驚慌,保持著平時的溫和開口。

「是狛枝吧,過來這裡吧。」

看著眼前的少年一臉無辜的走向自己,日向只覺得頭疼。

狛枝凪斗,明明是個很聰明的學生,但從自己這學期開始擔任他的地理教師後,他在這門科目上就沒有及格過。這讓日向創非常苦惱。他不明白原因究竟是自己的教學經驗不足,還是對方存心找自己麻煩。

所以當他抽出狛枝這星期第四張滿江紅的小考考卷準備幫他做些輔導時也只能好聲好氣地告訴對方。

「要是有什麼問題的話,隨時都可以來問我。上課的時候遇到不懂的地方也都可以舉手發問,要是我有什麼說得不夠明白的部分,就直接告訴我。你不是個資質不好的學生,只要願意學習一定能考得更好。」

日向指指考卷上錯誤的題目,開口詢問。

「有什麼是需要我再詳細說一次的嗎?」

狛枝卻只是用無辜的眼神望著他說。

「日向老師,您可以把全部的題目都再講解一嗎?」

「你全都不懂?」

「嗯……。」

看著學生一臉低落點著頭的樣子,日向也不忍心拒絕。但是他心裡有預感接下來會發生什麼。

修長的手指緩緩移動,日向唸出第一道選擇題的題目敘述。

「請問斯堪地那維亞半島屬於歐洲的——」

「北歐。」

「……那麼,有冰火島之稱的是下列——」

「冰島。」

「………。那希臘位在南歐三個半島裡的哪——」

「巴爾幹半島。」

——這不是全都會做嗎!

日向壓下差點脫口而出的怒吼,深吸一口氣後嚴肅地看著對方濁灰色的眼瞳。

「狛枝,這些題目你明明都知道要如何作答,為什麼要刻意考差讓我把你留下來課後補習呢?」

日向自認是個溫柔的教師,平常是不對學生發脾氣的。不管遇到多嚴重的問題,只要能夠好好溝通,就絕不處罰或責罵。但是這不代表他會讓學生任性地為所欲為。

但是眼前的少年說出的話讓他覺得自己的三觀被徹底顛覆。

「啊,老師對不起。一不小心就下意識回答了。」

少年的眼睛笑得瞇起,像是一隻狡黠的貓。

「因為我想多跟日向老師相處啊。想要多聽日向老師的聲音,多看著日向老師的臉。」

「……狛枝,這是什麼意思?」

「意思就是——我喜歡日向老師喔。不是仰慕的那種喜歡,是戀人之間的那種。」

「……哈啊?」

狛枝的唇角勾起,燦笑著對日向說。

「與其做那些我已經全都會了的題目,還不如把時間用來看著在講台上監考的日向老師呢。」

日向語塞。他不知道該如何處理這種狀況。

一個學生突然告訴你他喜歡你,而且還無所不用其極地想要和你相處。這種小說裡才會出現的情節在現實上演的時候除了荒謬之外日向實在是沒有其他想法。

但是教學還是要做的。

他清了清喉嚨,稍微嚴厲地向狛枝說。

「總之,如果你不願意好好寫我出的考卷,我只能處罰你抄課本上的內容了。」

「……罰寫的話,我現在就可以做唷?」

日向挑起眉,他沒想到狛枝會這麼爽快地答應。不過配合一點總是好的。於是他在辦公桌上清出一個位置給對方,拿出一份新的試卷。

「只要你願意好好寫這份考卷,就沒有罰抄的必要了。我會幫你把平時成績改回來的。」

瞥見狛枝站在原地,完全沒有要移動的跡象,日向有些疑惑。尤其是少年的視線還牢牢盯著自己剛把襯衫袖子挽起的手臂。

不等日向發問,狛枝就伸出手拉過他的臂膀。

「吶,日向老師,手借我一下好嗎?」

「——你要做什麼?!」

狛枝圈著手腕猛力扯過日向的手臂,接著把自己的唇虔誠地貼上對方的手臂內側。他並不只是淺淺的親吻,唇輕輕吮著的同時靈活的舌頭甚至舔起日向極少接觸日曬的敏感皮膚。被唾液沾染過的地方蔓延出一道道晶瑩的軌跡,似乎不是毫無章法的舔吻。

日向又羞又怒。狛枝的力氣比想像中要大得多。雖不至於掙脫不開,但又擔心如果強行推開對方的話可能會讓學生受傷。矛盾的悖德感和著從觸覺神經傳來的刺激都太過衝擊,他被逼得只能用自由的右手朝辦公桌用力拍下,大吼出眼前不知天高地厚的少年名諱。

「狛枝凪斗!現在就給我停下!」

「嗯?可是叫我罰抄內容的不是日向老師嗎?」

鬆開了日向的手,狛枝一臉無辜地歪頭說著。

「我剛剛就是在好好地罰寫呀——在日向老師充滿希望的手上。」

輕勾著的唇盛滿了計謀得逞的志得意滿,他靠近日向開口。

「如果是日向老師的要求,不管要罰寫多少次……我都非常樂意喔?」

於是日向忍無可忍地把狛枝丟到了輔導室讓主任七海好好與他溝通溝通。

——這樣應該能讓他安分一陣子了吧。

可惜事與願違。

隔天下午日向又在辦公室門口看見了笑得天真無邪的狛枝。七海打著哈欠站在一旁。

「狛枝君說只要能讓日向老師以後放學都幫他特別教學,他就願意反省並改正他的行為。所以就交給日向君了。……你們要好好相處喔。」

七海丟下這句話就又揉著眼睛離開了,徒留他和狛枝一人在門口一人在位置上遙遙相望。

「——那麼日向老師,我今天應該罰寫些什麼呢?」

看著一臉興奮的狛枝,日向突然開始懷疑起自己是否選錯了一生的職業。

END.

接下來還要寫出七夕賀文兼某人生賀(癱
我可以不去新生訓練嗎(靠

评论(25)

热度(8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