ひとみ✿

已經是高中狗的小透明寫手一隻w
《名偵探柯南》快新/all新/新蘭/探平
工藤新一是世界珍寶
《彈丸論破》狛日/神日/all日
創廚枝推
《合奏明星》Knight推 泉總和北斗是天使♡
逆cp是轟天雷點,但基本上會自行迴避~
歡迎搭訕交流(#)多多指教☆



明日も平和な一日になれますように

狛日《論傳染感冒的正確方式》

▶只是毫無質量可言的小甜餅
▷不太確定在寫什麼但應該是未來機關paro(#
▶腦洞極大,OO到沒有C(?
以上可接受就請進吧(*´ω`*)

「真是的,日向君都已經是有工作的社會人士了,怎麼還像個小孩子一樣得了感冒呢?」

狛枝凪斗雙手抱胸,一臉無奈地搖頭看著從在未來機關工作時就昏昏沉沉,一回到宿舍便癱在床上的日向。

「囉嗦,又沒人規定成人就不能感冒。」日向邊咳嗽邊甩下外套,扯掉領帶。

—唔啊…好累…乾脆別吃晚餐直接睡到明天吧。

狛枝有些擔心地用手背靠上日向的額頭。

「日向君,你在發燒喔?要不要去請罪木來幫你看看?」

日向稍微想像了下罪木哭哭啼啼地說著「我居然沒有照顧好日向君對不起對不起嗚嗚嗚真是太沒用了我還是脫衣服吧」然後哀求他請假休息的畫面,就覺得頭隱隱作痛。

「不需要,太麻煩罪木了。」把今天不知道是第幾顆的喉糖含進嘴裡。
「這種小感冒不用管它。現在未來機關的事情正多,沒時間讓我休息。」

狛枝皺起眉。「別自不量力,像個預備學科似的。你今天已經吃掉五包喉糖了,簡直藥物成癮。」

「反正我本來就是預備學科…咳咳咳咳咳…」筋疲力盡的日向勉強說出這句話後突然開始劇烈咳嗽,狛枝趕緊坐到床邊輕撫對方的背。

視野中日向蜜色偏白的臉頰上因發燒的高溫而泛著淺淺的紅,呼吸也因為咳嗽的關係稍嫌急促。熱氣和若有似無的喘息聲隨著每一次的呼氣直接撲上狛枝的脖頸,草色的眼睛濕潤著,感覺隨時會掉淚。

察覺到狛枝安靜得不太對勁,日向從好不容易止住的咳嗽中抬起頭看著他。

「狛枝?怎麼了嗎?」
「啊啊,沒事喔。」
「—不過日向君,感冒很難受對吧?」
「你到底想表達什麼?」
「不如日向君把感冒傳染給我吧?」
「哈啊?你在說什—」

面前的牆壁突然成了天花板,隨後狛枝的臉出現在視線裡。整個人都被對方牢牢壓住,感冒中的身體也使不出力掙扎。

「你這混帳搞什麼!快放開我!」日向勉強扭動身軀想逃離眼前的狀況,狛枝只是笑著加重手上的力道抓緊日向的兩條胳膊。

「吶,日向君。你知道大人傳染感冒的方式是什麼嗎?」
「我不想知道!放開我啊混帳!」
「不知道也沒關係,現在就來告訴日向君吧。」狛枝幸福地微笑著。

從對方嘴角滴出的口水沾上日向的襯衫,濡濕一片,那溫度讓他忍不住顫慄。

「吶,不管是感冒還是日向君我都會滿懷感激地接收的。」
「讓我看看你的希望吧,日.向.君?」
「什、什麼?等——唔、嗚…」

—隔天,未來機關—
「咦,日向今天沒有來啊?」左右田張望著尋找心靈之友的蹤影卻撲了空。
「日向君今天請假喔,在床上起不來呢。」狛枝盯著面前的電腦螢幕,手上忙著敲鍵盤。
「昨天就覺得那傢伙不太對勁,原來是感冒了嗎。」左右田抓了抓亮桃紅色的頭髮。
「嘛,類似的原因啦。咳、咳咳咳……」
「嗯?狛枝你也中獎了?」
「啊,你說這個嗎?」

狛枝瞇起眼笑得開心。

「這是希望喔。」

———————分隔線———————
←→田:?????(黑人問號臉
感冒的日向也是十分可口啊w
附帶一提酗喉糖(#)的人就是我(不想知道

评论(12)

热度(1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