ひとみ✿

已經是高中狗的小透明寫手一隻w
《名偵探柯南》快新/all新/新蘭/探平
工藤新一是世界珍寶
《彈丸論破》狛日/神日/all日
創廚枝推
《合奏明星》Knight推 泉總和北斗是天使♡
逆cp是轟天雷點,但基本上會自行迴避~
歡迎搭訕交流(#)多多指教☆



明日も平和な一日になれますように

狛日《你的故事》

▶為了劇情需要,OOC可能有
▷哲學部分最後有科普
▶第一次嘗試這種風格,可能有點意識流…

-------------------防雷線----------------------

轟隆、轟隆————

日向創被突然出現的噪音驚醒,他睜開惺忪睡眼,然後慌張起來。

周遭的環境和他入睡前大不相同。

十幾分鐘前半夢半醒時隔著車窗玻璃看到的夕陽如今早已消失,更令人無法置信的是,原本乘坐的兼具現代感和快速的電車變成了一輛老舊的火車,而他現在正坐在有些塌陷的皮椅上。

整個車廂被無邊無際的黑暗填滿,伸手不見五指的狀況下不安感膨脹到極致。

一團一團的闇影不斷擠壓著空氣,朝他壓迫而來。

放在座椅上的手陣陣發顫,他覺得自己就要窒息。

突然,一個微涼的柔軟物體覆上他的左手。

「唔、唔哇啊啊啊啊啊啊啊—!」

「啊、抱歉,嚇到你了嗎?」

轟隆、轟隆————

火車駛出了隧道。

清冷的月光和軌道旁微弱的路燈光暈從古老的木製車窗流進昏暗的車廂內,算是照明。日向這才勉強能看清四周。

在他對面的那排皮椅上,坐著一個面帶微笑的男人。

那人有一頭淺櫻色的蓬鬆頭髮,像是祭典上會賣的棉花糖;外表和自己差不多年紀,穿著一件深綠色風衣。他的雙腿優雅地交疊,手指有節奏地在身旁點著。

「對不起呢,剛剛原本想坐你旁邊的,看你反應這麼大還是算了吧。」

對方身後的窗外,如綢緞般色澤柔滑的蒼藍夜空和其中點綴的繁星一覽無遺;再往下看去,列車竟是行駛在一片暗藍色海洋上。

海和天的界線模模糊糊,感覺太不真實。

「你…是誰?還有這裡…是哪裡?」
看見日向警戒的眼神,那人顯得有些受傷。
「果然不知道我是誰嗎…雖然這也是理所當然的,但還是好難過啊…。」

「等等你在說什麼我們—」
「你覺得這裡是哪裡呢?」
自己的話突然被陌生人打斷讓日向有點不滿。
「我怎麼會知道?該不會是你帶我來的吧?回答我的問題!」

「嗯…聽過『薛丁格的貓』*嗎?」
「是聽過。」日向開始有些不耐煩。「那又怎樣?你想說這裡是兩個平行世界的交疊?」
「該說是類似的概念…嗎?但也不盡相同。」
「不過是你自己帶你來到這裡的,我只是剛好被捲進來而已喔。」

眼下的狀況對日向而言過於虛幻,一陣暈眩襲上後腦。

「這怎麼可能…!」
「為什麼不可能?」男人笑得不以為意。

「這世上什麼事都有發生的可能性,之所以會覺得不可能,只是被常識和成見限制罷了。」

日向整個人像消了氣的氣球一樣癱坐在椅子上,帶點鹹味的海風從敞開的窗徐徐吹來,這讓他更加混亂。

「到底怎麼回事啊…」
雖然不指望眼前這個有些瘋瘋癲癲的男人能向他解釋這一切,他姑且還是看向對方。
後者突然改變姿勢,放下原本翹著的腳,上身往日向的方向前傾。

「我想我們還有很久才會結束這段旅程,不如我來說個故事吧?」
「雖然是出自我的私心,就聽聽看嘛?」

彷彿被男人的聲音蠱惑,潛意識產生了「聽他說」的指令。
—反正是消磨時間。

「你就說吧。」
日向無奈,輕輕頷首。

「那我就開始囉?」
「有一個人從小就有一個夢想。他希望可以進入他憧憬已久的一所學園就讀。那間學園十分有名,只要能夠從那裡畢業,未來就是一片光明。這個夢想是多麼美好又充滿希望對吧?」
「但是很遺憾的,那個人並不具備那所學園的入學資格。他沒有辦法成為閃爍光芒的希望。」

「總覺得好可憐啊…從小到大的夢想連實現的機會都沒有。」
日向輕聲呢喃,無來由地內心一陣刺痛。

「的確。可他並沒有放棄。」
「他用另一個入學管道成為了那所學園的學生。為了讓自己的夢想成真,他用你想得到的各種方式籌錢付昂貴的學費。他比誰都還要更努力用功,盼望著有一天,他能夠抬頭挺胸地說『我是一個有用處的人』。」
「後來,他在那所學校裡認識了一個人,那個人雖然擁有他所沒有的入學條件,卻是個很糟糕很惡劣的垃圾渣滓。那人崇尚閃閃發光的希望,把他貶得一文不值。」
「但是主角—先這樣叫吧—沒有因為遇到這種挫折而灰心喪志。他希望可以瞭解那個人為什麼會這麼想。他想要證明就算是自己這樣的人也能夠綻放出希望的光芒。」
「老實說,他拼了命追逐夢想的姿態,在那人眼中非常耀眼。也是在那之後,那人突然發現—」

「他們兩個人其實非常相似—他們都在追求自己所沒有的東西。」
「他們是同一類人。」

面前的男人突然陶醉地笑起來。
「這是我最喜歡的部分了…啊啊、兩人從敵對到互相理解的希望…太美妙了!」
「…你說故事就說故事,能不能別囉哩八唆的?」
沉浸在故事中的情緒被嚴重干擾,日向無奈地瞪了對方一眼。

「啊哈哈、抱歉抱歉,我繼續說。」
於是在昏黃的燈光和圓月的映照中,火車繼續前行,而那人再度開口,緩緩地把他所知的事傾訴給眼前的聽眾。

「可惜這個世上,沒有能從頭到尾都順遂的童話。」
「故事的轉折就從這裡開始。」

「主角在某天收到來自學園的信,信裡頭提到了一個計畫。」
「姑且稱它為『人工希望計畫』吧。校方認為主角符合參與這個計畫所需的所有資格,於是
向他提出邀請。」
「只要參加這個計畫,他就可以擁有他所冀望的一切—擁有才能。但是這不是無償的交換,一旦手術成功,他將會失去所有的情感和記憶,徹底成為另一個人。」

—才能和......『人工希望計畫』…?
——失去情感和記憶?

莫名的熟悉感令日向不由自主打了個冷顫。
他知道那男人看見他的反應了,可是後者完全沒打算停下,只自顧自地繼續說著。

「他知道這是一場豪賭,但獎品實在太過誘人。儘管心中有些猶豫,他還是無視旁人的阻撓參加了那個計畫。」

「這、這也未免太瘋狂了吧!竟然…就這樣答應…」

「很瘋狂對吧?但我們剛剛討論過了,這世上什麼事都有可能發生的。」

那人原本遊刃有餘的微笑忽地染上一抹悲傷,但下一秒又煙消雲散。

「不過這是一個充滿希望的決定啊!因為他馬上就能成為自己想成為的人了;他就快要完成自己的夢想了!換做是我的話或許我也會答應呢。」

「—可是這個故事並沒有在這裡結束。」
「手術失敗了。」

男人突然壓低的嗓音把日向推入恐懼中,他覺得自己的襯衫已經被冷汗浸溼。
「多次的實驗使他的記憶和情感變得混亂,手術沒有把他變成另一個人,而是讓他多出一個人格。說白了,他成了一個精神病患。」

「開什麼玩笑…」

「校方沒有辦法再繼續進行實驗,但這樣的消息一旦流出,整個學園將會毀於一旦。」
「於是經過多方的考量,他們決定直接強硬洗去主角的所有記憶和那多出來的人格。包括曾經進入學園就讀和參與人體實驗的事也一併消去,再植入新的記憶。」

─呵。

一聲冷笑迴盪在老舊的車廂中。

「最諷刺的是,這場洗腦手術大成功。」

「人生被修改後的他,堅信自己是從普通的高中畢業,未來也會過著平靜且平凡的生活。」

「那他的夢想—」

「當然是被處理得一乾二淨。他根本不記得自己曾有過那樣不凡的願望。就結果來說,他的確成了一個全新的人。」

日向不得不用手扶著頭確保自己不會因為從大腦的四面八方傳來的痛覺而昏過去。
嚴重的違和感湧上心頭。

「但既然把一切都忘了,代表當初好不容易才互相理解了的那個人,也一併被從他的腦中消除了。」

「那個愚蠢的人渣也許到現在都還在等著吧,等著被他想起。」
男人盛滿悲哀的笑和某個人看起來如此相似。

—某個人…?

「這故事到這裡也就告一個段落了。怎麼樣?你覺得這個故事,是絕望還是希望呢?」
「什麼跟什麼…?」

日向強忍太陽穴的抽痛,艱難地吐出幾個字。
「這種結尾…怎麼可能是希望…」

那個人再度交疊雙腿,聳聳肩。
「我並沒有說它結束了喔?只是『告一個段落』而已。」
「為它收尾的權利,在你手上。」

霎時,疼痛在自己的腦中翻起一陣巨浪。
日向痛苦的抱住頭。
一些陌生的字詞混在亂碼中,接連在腦海裡出現。

*^$*$&*183#&#&2^1&?#1>%#30^*$^9519@&$()^#*#735#!&29^##08*#%?≈≦∂2^*%^$+#8*#0$!15&^

「不、不要…!我…」

轟隆、轟隆—————

黑暗再次侵入車廂。
一隻微涼的手撫上自己的臉。
「這樣並不是我的本意呢…對不起,原諒我這種垃圾的自私心理。」

在哪裡聽過吧?這語氣和自稱。

「看起來這段旅途要結束了。」

在哪裡感受過吧?印在額上的這雙,溫暖濕軟的唇。

「再會,日向君。」
「等等!不要走…狛枝…!」
日向不加思索地大叫出聲。

—…咦?
—為什麼他知道我的名字?
——他是誰?

狛枝是誰?


——狛枝凪斗


強而有力的失重感和刺痛從後腦勺蔓延至全身。

碰———

日向順著聲音看去,看到了那個男人準備離去的身影,他走向一道眩目的強光。
在意識完全遠去前,日向朝他的方向伸出手。
那人聽見了他的呼喚,驚訝地回過頭看著他。
對方的薄唇一開一合,笑著說了一句話。
不知道是否是錯覺,他看見一滴淚水從那有些蒼白的臉頰上滑落。

那是日向創昏厥前的最後記憶。

「謝謝你。」

日向猛地睜開眼睛。
電車的握把和跑馬燈出現在視野中。
他茫然地下了車,出了車站。


站在空蕩蕩的車站口,手中握著公事包的日向抬頭向上望。
蒼藍色的夜空中嵌有點點星光,圓潤的月光照著自己。

和那時從腐蝕的木窗外上映入眼簾的景色一模一樣。

也許在平凡無趣的未來,他會忘記曾有一個男人坐在只有微弱昏黃燈光透入的車廂裡,濁灰色的眼睛認真地看著他,說著似曾相識的故事,而他靜靜傾聽。

但那句話會在他心中縈繞很久、很久。

—『謝謝你。』

——————————————————————

科普薛丁格的貓:在這個想像實驗中,一隻貓被鎖在一個箱子中,並有一毒氣瓶,在一量子粒子處於某狀態下毒氣瓶會破裂,但若該粒子處於另一狀態,則毒氣瓶完好無損。將箱子封閉,此粒子的量子狀態是兩種狀態共存的情況,也就是說毒氣既是已從瓶中放出,又被封存在瓶中,也因此,箱中的貓同時既是活,也是死。當箱子打開時,此量子疊加狀態瓦解;在那瞬間這隻貓可能被毒死,或得以保命。(資料來源:CASE報科學)

總之是個有點玄的實驗,有個論點是打開箱子的瞬間會決定你進到的是貓死亡抑或貓存活的兩個平行世界的其中之一。雖然複雜但我覺得很有意思XD

這大概就是「神座出流計畫如果失敗會怎麼樣呢」的腦洞w

那輛火車啊,其實可以想成是平行世界,也可以想成是日向的腦內和現實世界的重疊吧。至少我是這樣想的w

剛玩完第四章,只想大哭一場。然後就真的躲進房間哭起來了。

心裡除了「幹你小高」之外還是「幹你小高」。

我只是希望他們幸福。

總之謝謝閱讀到這裡的每一個人(比心

评论(3)

热度(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