ひとみ✿

已經是高中狗的小透明寫手一隻w
《名偵探柯南》快新/all新/新蘭/探平
工藤新一是世界珍寶
《彈丸論破》狛日/神日/all日
創廚枝推
《合奏明星》Knight推 泉總和北斗是天使♡
逆cp是轟天雷點,但基本上會自行迴避~
歡迎搭訕交流(#)多多指教☆



明日も平和な一日になれますように

深夜六十分---6

關鍵詞:平行世界

BGM&世界觀參考:【腦漿炸裂少女】

這是個狛枝和日向在平行世界又被捲進亂七八糟遊戲的故事。沒錯我選平行世界寫就是為了「想看這個設定的狛日」這麼爛的理由。
沒有超高校級頭銜,但狛枝有幸運技能,日向仍是普通人。牽涉到腦炸少女的小說內容。
超高校級的沒頭沒尾(?
不能接受的人,現在離開還來得及(靠
 
      —————Ready?Go☆—————

陰暗的、毫無生氣的、放學後的學校。
沒有燈光的走廊上足音迴盪,微弱的月光從玻璃窗灑進,光和影在地上勾勒出窗框的輪廓。

日向創聽著自己的心跳聲踏著凌亂不一的節奏,明明是初夏卻覺得全身發冷。顫抖不已的手指幾乎握不住槍,他極力撇開視線,不去看那些倒在地面上的屍體和一灘灘血跡。鐵鏽味在空氣中瀰漫,不禁讓人懷疑起曼珠沙華是否也有同樣的味道。

——死亡的氣味。

他向右一拐進了一間教室,強迫有些無力的手臂舉起武器指著等候他的人。

「果然沒讓我失望呢,日向君。」
狛枝偏頭笑得從容,翹著腿坐在課桌上,右手把玩著槍枝。
走廊透進的微弱光源讓他本就不健康的膚色看來更加蒼白,光線照不到的地方像是藏有無數魑魅魍魎,隨時會撲向兩人。
忍耐著闇影給人帶來的窒息感,日向深呼吸試著保持冷靜開口。

「……是你幹的吧,狛枝。」

走廊上的屍體影像歷歷在目,那些都是他們昔日的夥伴。
——也是一起參加這場遊戲的受害者。

「是你把剩下的人全都解決掉的吧?」

那人抿成一線的薄唇輕啟,一字一句吐出日向早已料到但又不願相信的事實。

「……沒錯,正確答案。」
「射穿了所有人的腦袋的人就是我。真不愧是日向君,關鍵時刻還是很可靠的嘛。」
「那麼就剩最後一個步驟了。」

看著狛枝把槍口移動向前額,日向感到像是全身的血液被抽光似的暈眩感直擊後腦。他跟著瞄準對方的槍,聲線顫抖不已。

「不要動!否則我會朝你的手……!」
「很有日向君風格的做法呢,但是沒用的。」

明明是已經看慣了的笑容,日向此時卻只感到源源不絕的恐懼湧上。

「要是破壞了我的武器,到時候日向君就得做選擇了。」
「——要犧牲自己,或是殺了我。」

狛枝頓了頓,再開口時語氣中多了幾分諷刺。

「嘛,我明明可以自己一個人結束這一切的,但是想到日向君會完全被蒙在鼓裡,就有點不忍心呢。所以還是把你叫來了。」
「——畢竟,日向君救過我。」

狛枝從外套的左邊口袋中摸出了一項物品丟向日向,後者慌忙接住一看。
是遊戲一開始時借給狛枝做登錄的手機。

「如果那時候日向君沒有幫我的話,我大概早就出局了呢。所以我用我這渺小如蜉蝣的性命去回報日向君也是很合理的吧?」
「我這個人也就只有運氣比較好一點,所以很輕鬆就把所有人都打倒了。能夠報答日向君的恩情真是太好了。」

日向覺得他幾乎要跟不上對方的思考邏輯,只能在狛枝的話與話間勉強擠出問句。

「所以你做這些事只是為了……讓我成為最後活下來的那個人……?」
「就是這樣。」

狛枝漫不經心地點著頭。
「自從我知道『能活下來的只有一個人』之後,我就決定要這樣做了喔。」
平鋪直敘的聲音忽地往下壓得低沉。

「不過我想,我可能喜歡日向君吧。」
「……咦?」

對方離開了原本坐著的桌子,朝日向走去。日向忍不住後退,一直舉著槍的手因痠疼而開始晃動。

「日向君是知道的吧,這把雷射槍只要射中前額葉,就會讓那個人失去自我。」
「我這種人不管怎麼樣都沒關係,就算以後都只能聽日向君的命令行事也無所謂。」
「比起我,日向君更值得擁有自我活下去。」

「那也不是你做這種事的理由啊!」

聽見日向激動的話語,狛枝冷哼一聲,露出一抹戲謔的笑。

「反正百年後的此時,大家都死掉了嘛。」

在日向來得及反應前,狛枝就一腿掃向他的膝蓋。一個平衡不穩,他跌向地面,槍枝掉落時發出清脆的金屬撞擊聲。

「對不起,用了卑鄙的方法。如果可以重新轉世的話,還想遇到日向君呢。」

扣在扳機上的食指輕輕一壓。

日向眼睜睜看著狛枝在自己面前倒下,一陣強風從敞開的窗戶灌入,窗簾和衣擺翻飛著,像是跳著狂亂的舞姿。

「反正百年後的此時,大家都死掉了嘛…嗎?」
日向低著頭喃喃自語,然後無法抑制地想笑。

窗外月亮給人越來越靠近的錯覺,光暈在夜空中渲染開來。

寂靜無聲的校園裡,徒留鮮紅花朵絢爛綻放。

————————————————————————

其實我想表達的是
日向也自殺了。(靠

评论(12)

热度(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