ひとみ✿

已經是高中狗的小透明寫手一隻w
《名偵探柯南》快新/all新/新蘭/探平
工藤新一是世界珍寶
《彈丸論破》狛日/神日/all日
創廚枝推
《合奏明星》Knight推 泉總和北斗是天使♡
逆cp是轟天雷點,但基本上會自行迴避~
歡迎搭訕交流(#)多多指教☆



明日も平和な一日になれますように

狛日《Altair and Vega》

▶七夕賀文兼 @阿居和瞳 生賀,生日快樂(笑
▷一如既往地瞎寫,OOC OOC OOC 大預警
▶應該是未來機關paro(?),日向忙著到處出差剷除絕望殘黨,狛枝留在賈巴沃克島負責其他工作。
▷糖+緊急剎車=我的風格,大家請多指教(靠
生日的那位,車的部分要嘛你自己腦補,要嘛小窗再說(?

——————我是有良心的產糖寫手——————

『——所以說,日向君那天能不能回來一趟?』
『……抱歉,狛枝……我還不確定什麼時候有空……但是只要任務告一個段落就會馬上回去!』

狛枝看著手機螢幕上對方傳來的訊息,眉頭輕皺。他覺得耳邊彷彿能聽到對方帶著歉意的聲音響起,而腦中浮現他困擾的苦笑。
不想和自己的手機螢幕過不去;也不想對自己身在遠方的忙碌戀人埋怨什麼,他只是打了一段自己平常會說的話,按下送出。

『預備學科也變得受人信賴了嘛,那你就好好加油吧,小心別扯大家後腿。』
『是是,晚安了。』

退出了通訊軟體的畫面,狛枝隨手把手機往沙發上一扔就躺倒在一旁。
心中像是被人硬生生撬開一樣空虛。
——因為日向創已經離開這個島很久了。

繼承了神座出流才能的他,未來機關當然是十分重用。不僅智商,武力值更是高得無法置信。因此日向一天到晚聽上頭的指示幫忙支援,可能是指揮作戰或是親自上陣,但不論哪種都代表他會離開賈巴沃克島。
——也代表他會離開自己身邊。

狛枝自認依賴性不強,幸與不幸的交織輪迴把他變成了一個不要求太多的人。
反正不管是對自己好的人抑或是待自己差的人總有一天都可能離開自己身邊,與其在這之上給予寄託,不如相信一些不會改變的事物。
希望便是一例。

但是他漸漸發現自己在不知不覺間對日向創放了太多感情。他不由自主在意著對方的話語、行動、神情——有關日向創的一切。

太過在意了,才會做出和他交往這種不像自己作風的事。

「……明明只是個預備學科。」

是啊,明明是個連現在擁有的才能都是人工製造出來的預備學科。自己不是應該像對待所有預備科的學生一樣一視同仁地對他不屑一顧嗎?

但是日向創的存在對他而言像是一顆投進水裡的石子,激起水面陣陣漣漪;自己的心緒就是那潭清水,原本平靜無波而後被擾得水波蕩漾。

狛枝清楚知道自己所擁有的才能特質並不允許他對一個人那樣上心。但是日向創的毫無特色中藏有一種無以名狀的吸引力,讓自己不自覺地相信這個人不會輕易從自己身邊消失。

——但說到底,不過是自己一廂情願如此認為吧。

運氣的造化弄人他早已經歷太多,要是下一秒發生地震讓房子塌掉大概也是不無可能。
但如果日向出了事,他知道自己沒辦法苦笑著說「哎呀,真是太不幸了」,然後繼續過著那坐雲霄飛車般起起伏伏的可笑日子。

對「超高校級的幸運」來說,愛上一個人是多麼不幸。

再次拿起手機時,螢幕上的訊息提示燈已不再閃爍,看來對方是真的已經離線。狛枝百無聊賴地翻看起手機裡的程式,看了一輪後手指還是按下了日曆。他盯著上頭被特別標注出的日期。

——還有五天……嗎?

七海說過的那些字句在腦內漸漸組合成形,像是播放錄音一樣清楚迴響起來。

「聽說幾天後是中國的七夕情人節呢。雖然日本也有這個節日,不過故事的版本不太一樣唷。」
「據說以前天庭有一對恩愛的情侶——牛郎和織女——因為太過相愛而荒廢了自己的職責,天上的主宰一怒之下把他們分隔在遙遠的兩地,還讓他們只能靠著喜鵲搭起的橋一年見一次面。因為這段愛情故事過於淒美的緣故,中國人把他們相會的那天——陰曆七月七號——定為七夕情人節。」
「……雖然我對情人節沒什麼興趣,但不知為何就是想告訴狛枝君這件事呢。我想大概是日向君跟狛枝君現在的狀況讓我聯想到的吧。」

當時他並沒有多想,只是笑著對七海說「真不愧是七海同學,非常博學多聞呢。」然後就回到了工作崗位上處理事務。

現在回想起那段對話狛枝只覺得十分諷刺。

在神話故事中,那對戀人因為不務正業而被迫分離。
——他和日向卻是因為工作繁忙而見不到彼此。

#

盛夏的夜晚悶熱無比,夜空中是難得一見的星光閃爍。
日向躺在床上,手中握著手機,亮著的螢幕上是和狛枝的聊天畫面。
他當然知道對方要求的日期是一個特別的日子,但讓他驚訝的是狛枝竟然會特地要他在七夕回去。

——是狛枝想念自己了嗎?

日向用力搖搖頭,像是要把剛剛一閃而過的荒唐想法甩出腦袋。要是讓狛枝知道的話,肯定又會說「日向君未免太看得起自己了吧」之類的話。

盯著對方發出的文字,他若有所思地敲打起鍵盤。

『……抱歉,狛枝……我還不確定什麼時候有空……但是只要任務告一個段落我就會馬上回去!』

——這樣和狛枝開玩笑的話,他一定會生氣。
想像著對方看到這句話時眉頭皺起的樣子,唇角就止不住上勾。
那是一個略帶苦味的笑容,但又混合著些許惡作劇似的愉悅。

——還有五天……嗎?

起身走向書桌,日向拿起筆和桌曆,在五天後的欄位上畫了一個大大的星號。

「偶爾這樣任性一次……應該能被原諒吧?」

夜風吹起,從無數光年外穿越而來的碎光一閃一爍映照在眼底,看起來竟格外使人移不開目光。

#

才一進門,狛枝的吻便鋪天蓋地落下。日向在接連不斷的吻中發現幾天前的自己天真得可怕。好不容易拉拉扯扯進了臥室,對方的手就開始不安分地往身上到處摸,甚至作勢要直接扯開襯衫上頭的鈕扣。

「喂、喂!你等一下啊!」
「不要,我不等。我已經有八個月又五天四小時二十一分三十一秒沒碰到日向君了。」
「啊、……還算上秒的嗎?!」
「在日向君嘮嘮叨叨的時候又過五秒了。」
「唔啊……就說等一下了——!」

對方急切的動作讓日向覺得又好氣又好笑。鑑於是自己故意在七夕這天忽然出現,有錯在先,他也不好推開狛枝;況且那人的聲音和神情中滿溢著對自己的想念和擔心。日向抬起手輕輕摸著那頭依然蓬鬆的淺櫻色髮絲,像是安撫一個孩子一樣開口。

「——我回來了,狛枝。」
「……我很高興你回來了,但是現在有更重要的事該做吧?日向君居然還沒進入狀況……你不會讀空氣的嗎?」

狛枝有些不滿地用早已伸進對方襯衫下的手輕捏一把敏感的腰間,然後繞著他的腰壞心眼地撫摸。另一隻手慢慢上攀至胸前繞著乳暈打轉,同時靠近日向羞得緋紅的耳邊用低啞的嗓音輕語。

「是不是太久沒做變得遲鈍了?看來日向君這段時間都沒有自己來……?」
「你在說什麼……嗚、啊……」

其實並沒有變得遲鈍。身體的記憶比什麼都要叫人驚訝,狛枝的手指明明有些微冷,卻像是沾了催情劑一樣,觸及之處全都挑起通了電流般無比熟悉的酥麻感。積蓄已久的愛意和慾望一口氣燃起,日向索性主動把剩下的幾顆鈕扣解開,仰起頭去和對方接吻。
當他被狛枝吻得七葷八素時只能朦朧地想著——
——這大概又是個漫漫長夜。

#

「日向君這次可以待多久?」
「大概……一星期左右?未來機關難得放了我幾天假,要好好把握才行。」
「……是嗎……原本還想著可以和日向君做到滿足為止的……。」
「你把別人的休假當什麼了啊喂。」

夜深人靜的賈巴沃克島上能清楚聽見海浪拍上金黃沙灘的沙沙聲響,被帶鹹味的海風吹進室內,搖籃曲似地讓人感到安心而放鬆。熱帶小島上的夏季彷彿永遠不會結束。
——但是日向創會離開。

「放心,不會有事的。」
或許是察覺到狛枝戲謔話語背後隱藏著的哀傷失落,日向輕鬆地笑著開口,然後望向窗外滿天星斗。

一大片墨藍中鑲嵌著明亮星辰。朝著東方望去,天琴座安穩靜謐地散發光芒。作為夏季大三角中亮度最高的織女星,像是期盼著見到愛人一般依舊閃著璀璨的光。
星座和星名他當然如數家珍至有些無聊的地步,但此時星星對他的意義不再平凡。

「吶……日向君知道七夕的故事吧?」
「嗯,怎麼了?」
「……沒什麼,我只是問問而已。」
日向沒有回頭,仍然看著星空。
狛枝順著他的視線望去。

堅定不移的星座。
Lyra、Summer Triangle。*
織女星、牛郎星、天津四。

平靜的清澈聲音在房內迴盪。

「和你一樣,我也是會害怕的啊……害怕著哪一天再也見不到你。」
日向保持著平穩的聲線緩緩說著。
「織女和牛郎對一年一次會面的等待或許也是這種感覺吧。——懷抱著期待,卻又恐懼哪天再也見不到彼此。」
「見面的時間太少,而枯等的時間太長。」

狛枝正開口想說些什麼,日向卻突然轉過頭微笑著望進他的眼睛。清茶色和血紅色的眼瞳同時和濁灰對上。赤紅眸子中的漠然還是冰冷得使人發顫,另一邊的眼中卻是純粹的溫柔堅毅。

「可是有時候,我覺得等待也沒什麼不好。」
「——因為等得越久,見到的時候就越覺得高興啊。」

狛枝凝視著日向,而後明白了自己如此在意他的理由。

當日向那樣認真地望著自己時,在他的眼底找不到任何一絲謊言或虛假。
取而代之的只有毫無條件的堅定。

不論是絕望還是希望,全都是未來。
——在某處聽過的、與此同等的堅定。

「哈哈……明明只是個預備學科,真是狂妄。」

狛枝把對方摟進懷裡。
——或許等待也沒有那麼煎熬了。

在透進屋內的微弱星光下,兩人相擁而眠。

END.

———————————————————————

Lyra——天琴座。
Summer Triangle——夏季大三角。

我只會緊急剎車!!!(靠

如果有人覺得日向最後說的話很眼熟,那我會很開心。
自認這篇文裡頭有不少心境描寫,但是不管怎麼寫都擔心沒有抓到感覺……雖然人生來不理解他人,但還是會不自量力地想去了解呢。這大概就是犯賤的概念?(只有你
一開始是照著自己的貧瘠知識寫的,寫著寫著突然發現似乎有bug……大家不要在意?(#
寫了這篇之後發現越來越想寫跟星星有關的故事,看來得要好好增加自己的天文學識了XD身為群裡少數產糖的寫手,好孤單啊ww

還有阿居生日快樂w如果明年六月十九號我們都還在彈丸坑裡......我也想要一篇生賀。(靠

最後三次元單身狗在此願大家早日脫單,七夕愉快w

*補充:最後日向說的話是名柯裡的角色毛利蘭在劇情中提過的話,想了想還是來說一下似乎比較好……?

评论(16)

热度(60)